兩個彌爾(一)-一個不一致的思想家?

Mill1.001

在約翰・斯圖亞特・彌爾(John Stuart Mill)著名的〈論自由〉(On Liberty)一文裡,他堅持將一種自由優先性的論證建立在效益主義基礎上:

對於任何與效益完全無關的抽象權利概念,即使有利於我的論點,我也一概棄而不用,因為我把效益視為一切倫理問題上的最終歸宿。

但有趣的是,效益主義本身似乎不太歡迎他的看法,或者說,以邊沁(Jeremy Bentham)與奧斯丁(John Austin)這兩位著名的效益主義者的理論來看,自由並沒有彌爾所以為的那麼了不起。

繼續閱讀

廣告

彌爾論國家與社會權力的危險

WTF JRUIS BLOG PICS 2.001為什麼在政治哲學或政治性議題的許多討論中,國家與社會總是被預設成了只會欺壓善良的東西?國家與社會的面貌即使不是惡霸,也是個亦正亦邪的雙面刃,其箇中的理由是什麼?

追根究底,這跟我們所認為的社會的「本質」是什麼有關。但我們往往對於「國家」、「社會」或「社會權力」(social power)的本質這件事情的討論卻相對缺少。簡單來說,國家與社會真的那麼可怕嗎?

繼續閱讀

回顧同志人權的一次勝利-英國沃芬登報告

wolfenden-014同性婚姻合法化議題近年來成為台灣討論極為熱烈的公共議題,正反論述頻繁的交鋒-不過,衡諸人類歷史,我們並不是唯一在同性戀議題上爭吵的國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爭論同性戀合法化的國度。

在歷史的洪流中,有一份歷史文件在台灣這場同性戀人權討論中或許仍有一顧的價值。在英國,男同性戀行為曾經是刑法上的重罪,這項刑事罪名持續到1967年以後才開始逐漸的脫離刑法規範,而這段同性戀犯罪除罪化的過程中,發揮重要影響力的,是首次出版於1957年的官方調查報告-〈部門委員會關於同性戀犯罪與性交易之報告〉,人稱〈沃芬登報告〉。

這是一份在英美開啟同性戀人權新頁的歷史文件,不僅僅影響了英國,也影響了美國、加拿大等國家對同性戀行為的法律規範,儘管其中有些看法可能不為現代人所接受,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份報告的許多觀點跳脫於其時代的限制,也跳脫於所謂「大眾意見」的窠臼,真正的面對了「法律的角色是什麼」或是「法律的限度是什麼」的問題,在某個意義上,這也正是我們這個時代所遭遇的難題。

繼續閱讀

「斷開鎖鏈!」-邊沁與法律的除魅

unlock.012

對很多人來說,法律或其他社會制度是一種充滿神秘的存在,你只能選擇敬畏,並抱持著沒有人應該反對任何既存的法律的態度,甚至認為既存的法律或社會制度裡頭有著某種你不可改變與質疑它的理由。這種觀點,我們暫且稱它為「神秘化的觀點」,它很顯然的包含著一種信念,那就是相信法律與其他社會制度的無限複雜、難以理解,並且是一種不能克服的自然事實,如果有人反對或想改革這種長期存在的制度的話,社會就會有崩潰的可能。

繼續閱讀

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

WTF JRUIS BLOG PICS 2.011

本文首刊於 法律白話文 Plain Law Movement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甚至偶而會看到有人會用這句話來形容遵守法律的重要性,但即使是法律系學生可能也有不少從入學到畢業都沒有懷疑過這句話的真正意涵是什麼。

「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來自法學家耶林內克(Georg Jellinek),惟囿於作者對耶林內克理論的有限理解,唯恐不能將耶林內克的論點說的準確透徹,因此,本文的討論將跳脫耶林內克論述此言的脈絡,轉而針對普羅大眾所認識到的「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的一般性意涵作另一番澄清與詮釋。

因此,我們的問題毋寧是「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到底意味著什麼?是指法律是道德的一部份嗎?還是說服從法律本身就是在遵守道德的要求?若是如此,我們如何在理論上合理說明這件事?我們可以就新自然法論者富勒(Lon L. Fuller)對法律與道德所作的一組有意義的對照,來為「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提供一種理解的方向。

繼續閱讀

強制力對於理解法律來說扮演什麼角色?

sanction.010

 

A:法律一定要有制裁在內嗎?

B:廢話,當然啊~

A:你確定?(挑眉)

法律一定要有制裁嗎?這個看起來有點「不太尋常」的問題,其實受到很多理論家的討論與關注,其核心問題在於:若法律必然與強制力間存在某種關聯,這種關聯是什麼?是概念上必然的關聯嗎?

另外,關於法律與強制力間的關係,我們之前有談過一些(還有這個),本文在這裏首先做了一些簡要地整理,並且補充上了哈特對法律與強制力間關係的獨特觀點。

繼續閱讀

條文會說話-關於法律的解釋

interpretation.008

我們寫過許多關於方法論的文章,這些文章的內容,基本上都是法律系學生們的「常識」,不過,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還沒說明,就是我們怎麼知道「條文在說什麼?」。對大多數非法律專業的人來說,法律人的工作不外乎「說文解字」(或指為是「玩文字遊戲」),這或許是個誤解,因為在方法論的層面上,要探求「法律文字的真意」並不總是那麼輕而易舉。

繼續閱讀

從白紙黑字到現實生活-關於法律的適用

application.006

大家有沒有想過一件事: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是在什麼樣的方法下被運用到實際的生活情況裡呢?這個過程被稱作是「法律的適用」,法律適用是法律系教學的核心部分之一,無論學習的是哪一部法律,最根本要蹲好的馬步就是懂得法律的適用,或者很多人會直接專技的稱之為「涵攝」,不過,雖然如此,矛盾的卻是,當我們真的問起「法律適用是件什麼樣的事情?」的時候,大多數人大概會記得教科書上寫的:「在法條與事實間目光反覆往返」這樣的句子,至於具體來講是什麼,可能就不一定那麼清楚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