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搞得我好亂啊!-法律、「法律」跟“法律”

law the law and law.027

(09/09 抱歉文句可能不太通順,已做了一些修改,可能還是會有些疏漏,還請大家多多包涵指教,感謝大家的支持與提醒!)

法律、「法律」跟“法律“有什麼不一樣?是一個有括號一個沒有?還是彼此間的標點符號不一樣?No, No, No,標點符號並不是重點,那麼,要如何知道它們之間的真正差別是什麼呢?首先,讓我們來問問「法律是什麼」這個問題,看看會有什麼樣的答案:

A:法律啊,就是由立法機關依照程序通過的那些規則啊

B:我之前上法院時,有問過律師這個問題,他說你這個就民法184條啊

C:法律…..根據我查字典的結果,是說「在古代指的是刑法,現在則泛指法規」。

「法律是什麼」這個問題,依據我們第一篇序曲的說法,是法理學這門研究中的核心問題,對於這個問題的探究,因而發展出了自然法論與法實證主義兩個不同的理論立場,不過,比起「法律是立法機關通過且符合人的理性的規則」或「法律就是立法機關通過、總統公佈的規則」這類的答案,上面的幾種回答中似乎有些「怪怪的」的地方?原來,我們之所以覺得奇怪,是因為這些回答所針對的似乎都是「不一樣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我在問A,你卻回答B,會發生這種雞同鴨講的事情,正是因為你誤認了我的問題的含義是什麼。因此,對於「法律是什麼」這個問題,之所以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答案,正是牽涉到我們如何理解「法律」(law)這個詞,在「法律是什麼」這個問題中的意義。

 

法、法律跟”法律“

區分「法」(law)、「(這個)法律」(the law)跟“法律”("law")在問題中的意義為何是重要的?除了這三個詞無論是在中文或英文裡面看起來實在很類似之外,它們也分別指涉了不同的意義,因此我們必須謹慎的辨明它們,不然的話,以下狀況可能就會發生:談話時,倘若每個人所認為的「法律」的意義都不同,怎麼談當然都是牛頭不對馬嘴:

當我們問的是「法律是什麼?」(What is law ?)的時候,我們是在問「法律的一般性質是什麼」(the nature of law in general);

當我們問「(這個)法律是什麼?」(What is the law ?),實際上問的是「我想知道某個在特定法體系中的法律規定是什麼?」,也就是律師常常被當事人追著問的,這個案件要用什麼法律啊?

至於最後一種,問道「”法律“是什麼?」,指的則是「”法律“這個詞指的是什麼?」這樣的問題。

總的來說,「法律」這個詞,一方面,因為「形同異義」容易搞混;另一方面,因為在文句脈絡中對「法律」一詞的不同理解,問題的意義將完全不一樣,更遑論會產生完全不一樣的回答了,舉前面的例子來說, A、B、C 三者事實上在回答著不同的問題:

A:法律啊,就是由立法機關依照程序通過的那些規則啊(回答的是法律的一般性質,what is law?,請參考法實證主義一文)

B:我之前上法院時,有問過律師這個問題,他說你這個就民法184條啊(指涉的是特定的法律條文,What is the law?

C:法律…..根據我查字典的結果,是說「在古代指的是刑法,現在則泛指法規」。(指的是“法律”一詞的字義,What is “law"?

在理論上,這個「澄清一個字詞在句子中的意義為何」的過程正是邊沁(Jeremy Bentham)所說的「釋義法」(paraphrases):

一個詞,如果可以用釋義法來解釋,那就不是把該詞僅僅轉譯為另一些詞,而是把該詞所參與組成的整個句子轉譯成另一個句子;後一個句子中的那些詞都是易於表達簡單概念的,或者比前一個句子的用詞更加直接的分解成一些簡單的詞…….簡單的說,這是唯一的方法,用這種方法,任何抽象的術語,最終都可以按任何教導的意圖去解釋:在這些術語中很可能喚起已被領悟的本質的想像或感情的想像。這些想像就是根源,每一個概念必須從這個或那個根源引申出來,並成為一個清楚的概念。

透過釋義法,我們能更正確的澄清概念,而這個方法對於後來語言哲學的發展也產生了相當的貢獻。

 

結語

對於句子中的諸字詞的辯正,對於要正確地回答問題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同樣是「法律」這個字,問的東西卻可能完全不一樣,可能是在問某個條文、單純問它的意義,或者是在問其性質 – 對詞語的理解不同,因而問題也會完全不一樣。

就法理學所研究的問題而言,「法律是什麼」指的是「法律的一般性質為何?」,從而,有些人會以為法理學探究「法律是什麼」只是在做各種文字辯正,只是在食古不化的搞訓詁學,這都是對法理學的誤解,法理學並不是在做挖掘字詞意義的學問,而是再問「法律為什麼是法律?」、「為什麼惡法是法或不是法?」等等追問「法律為什麼是法律」的一般性的條件,以及法律的普遍性質為何。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Ian McLeod,楊智傑譯(2005), 法理論的基礎,臺北:韋伯文化。

Jeremy Bentham,沈叔平譯(1995),政府片論,北京:商務印書館。

Scott Shapiro(2011), Legality, Cambridge, Mass.: Belknap Press.

 

廣告

2 thoughts on “你搞得我好亂啊!-法律、「法律」跟“法律”

  1. 请问为什么有些文章是有标记 jurisprudence 可是又不在 法理小学堂的分类里的 T~T
    我是想要慢慢看完全部关于你写的法理学的文章 改天有时间才去看其他的
    可是~~~~~我不确定哪些不是 法理学里的东西也。。。。。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