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語問題-什麼是「法理學」?

problemofterms.032

(10/23 更新)

許多法律系學生可能都曾問過:「法理學?那是什麼?」,不過,也滿有可能是像這樣:

A:你今年要選什麼課啊?

B:法理學好了,看起來超炫der~

A:你真的知道那是在幹嘛的嗎?

B:大概就「清談」吧?一起聊天說說天高皇帝遠的東西之類的。

「法理學」是什麼?雖然大部份國內的法律系所都會有法理學的課程,但大家有沒有想過,到底「法理學」這個詞是怎麼來的?它指的是什麼?我們從中文與英文世界的用詞出發,解析一下這個術語的問題。

「法理學」、「法律哲學」與「基礎法學」

細數國內的各種用語,與法理學有混淆之虞的有:

1. 法律哲學(法哲學)

2. 基礎法學

也就是說,「法理學」雖然許多年來一直作為大學法學院或法律學系的課程的名稱,而在學術領域中卻常見「法律哲學」的稱呼,二者之間的關係或區分,無論國內外,一直以來都是模糊又難解的,許多學者甚至認為二者可以通用,或不用再花精神加以區分。另外,在法學界也廣泛地用「基礎法學」一詞來指稱許多與法律相關,但不屬於傳統部門法學的科目,比方說:法人類學、法社會學等等。

就當前普遍的認知來看,法理學是英文 Jurisprudence的中文翻譯,但「法理學」這個翻譯實則源自日本,當時之所以不採法律哲學一詞,是因為當時在日本,稱作「哲學」的,通常是指主觀的形上學,未免困擾,或者因為學生覺得太難而不想修,所以就翻譯為法理學,換句話說,「法理學」在這個意義上,其實就是法律哲學,而我國的稱呼即襲仿日本用法,但總的來說,就「法理學」這個翻譯的來源來看,法理學等於法律哲學或法哲學,後者即德文Rechtsphilosophie,英文Philosophy of Law或Legal Philosophy。

另一個常見的名詞「基礎法學」,以國內的狀況來看,似乎意指著法理學與法制史,甚至包含法社會學,包含的範圍非常廣泛,從哲學性的、經驗性的到技術性的學科全包了,但也因學科間差異性極大,其共同的特徵只有「與法律相關」,由此可見「基礎法學」一詞的含混了。

 

In English, What is Jurisprudence ?

在英文裡,jurisprudence這個字可以指涉我們所稱呼的法理學,然而,這個字比我們想像的要歧義的多了:

1. 在其拉丁文原意中,為jurisrudentia,意指關於法律的知識(science of law)。

2. 法律、判例

3. 一種對法律的一般性的學術性研究,通常是在發展某種理論,藉著理論來揭開構造成某一法律領域中的普遍性的原理原則。

而法理學,就是取最後一種意義的jurisprudence,但這個第三種意義的jurisprudence所指為何,也有疑義,亦即,它究竟指的是legal philosophy(或philosophy of law,譯為法哲學)還是legal theory(法理論)呢?就其語義來說,二者有別:

legal philosophy指的是對法律所做的一般性的、哲學性的研究,或者說是「以哲學方式思索法律與相關問題的論述」;

而legal theory則是對法律的一般性、分析性,甚至經驗性的研究,亦即「關於法律本質、法律規定或一般法律機關的系統性的分析或經驗性的研究」

不過,jurisprudence指的到底是哪一個?事實上,對於這個術語的爭論,其實一直都沒有真正的共識,有人認為是legal philosophy,也有人認為jurisprudence等同於legal theory,更有認為將jurisprudence較廣義地理解為「針對法律與法律體系的本質、法律與道德的關係,與其社會本質等普遍性問題的研究」,亦即兩者都包含在內。另外,將jurisprudence等同於legal theory這項理解,還有一個歷史的典故,亦即,自從19世紀的法實證主義學者奧斯丁(John Austin)以概念分析的方式研究法律,並出版了著名的著作:《法理學的範圍》(The Province of Jurisprudence)後,有些英美學者便以jurisprudence指稱對實證法加以一般概念分析的理論,或分析法哲學,亦即legal theory。

雖然這個術語爭論至今仍未取得共識,但當前有很多學者已經不再對此做細緻的區別了,在許多著作中,也可見到jurisprudence與legal philosophy或legal theory成為可以代換的詞語了。

 

結語

或許,有人會問:「用哪個詞很重要嗎?」,是的,其實沒有什麼問題,畢竟名稱是人給的,只要這個名稱可以透過約定指向某個特定的東西,即便叫法理學為「犀牛」、「小貓」也並無不可,不過這種說法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總不可能現在開始就讓全部人都稱法理學為小貓吧,既然如此,我們目前所能做的就是在含混的術語叢林裡,將這些纏在一起的枝蔓一一區分開來,以便我們知道,哪一條枝蔓通向哪一支樹幹,或哪一棵樹。

因此,澄清術語,並非不重要,一個術語代表著它所要處理的問題的範圍在哪裡、研究的範圍在哪裡,我們以最為廣泛的「基礎法學」來說,今天教授或許可以開一門課叫基礎法學,它的內容可能包羅萬象,唯一的共通點就是「跟法律有關」,是的,即便只有一點點點的關聯,也可以稱之為基礎法學, 但作為一個學科的名稱時,基礎法學這個字根本無法界定它會是「什麼」?假想一個情境:

A:嘿,你在看什麼?

B:基礎法學啊

A:那是什麼?

B:書裡面說,它有法理學、法律史、法制史、法律人類學、法社會學………。

A:所以,它到底是什麼?

B:就基礎法學啊!

是的,如果我們肯認一個含混的術語可以作為學科名稱的話,大概我們永遠搞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不過,用「法理學」、「法律哲學」並不代表它們就有多精確,而是至少至少我們可以概略地知道,這是一門怎麼樣的學問。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Ian McLeod,楊智傑譯(2005), 法理論的基礎,台北:韋伯文化。

Scott Shapiro(2011), Legality, Cambridge, Mass.: The Belknap Press.

沈宗靈,林文雄審定(2008),法理學,台北:五南。

劉幸義,法理學的特質與展望─ 兼論考夫曼 Kaufmann 法律哲學的書與人 ,載於《月旦法學雜誌》,第64期 (2000年9月),頁24-32。

顏厥安(1998),法與實踐理性,台北:允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