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規範的與分析的法理學

WTF JRUIS BLOG PICS.047

法的存在是一個問題,法的好壞,則是另一個問題。

這是奧斯丁(John Austin)的名言之一,奧斯丁認為法律科學研究的是法的實際存在的問題,至於法是否需要一個假定的標準來檢驗,則是倫理學或立法學上的問題。

之前我們曾談過應然與實然論述的區分,做出這個區分的意義在於更正確的知道我們所討論的對象為何,唯有對二者的妥善辨認,才不至於會犯下邏輯上的錯誤,也更能看清楚「我們在談論的是什麼」。這組應然實然的區分,不僅僅在日常生活中是有意義的,在學術上,更要尋求對此二者的清楚劃分,因為處理實然命題與處理應然命題常常被認為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向,更不用說,一套理論宣稱若犯了由實然導出應然的錯誤,會多麼尷尬。

在法理學的領域裡亦同,我們可以依據各種不同理論所探討的「問題」的類型,而將其分類為「分析的」(analytical)與「規範」(normative)兩個大範疇,以下,我們來談談這個分類,以及關於這個分類的一些故事。

 

規範的與分析的法理學

作為法理學這門學科的基本分類之一,我們依照其處理的問題為標準,區分為「規範的」與「分析的」:

規範的法理學:處理法律的道德基礎的問題,探討「法律應該是什麼」,大體上可以說自然法論是規範性的理論。

分析的法理學:檢驗法律的形上學的基礎,即探討「法律是什麼」,大抵上可以認為法實證主義是一種分析性的理論。

或許,說分析的法理學是「檢驗形上學基礎」實在是讓人不知所以然,所以改用白話的說法,就是指:「透過追問分析性的問題來確認法律的基礎本質」,不過想必大家又會對「分析」一詞有點摸不著頭緒,事實上,「分析」就是指「透過澄清系爭問題的『語言』來對問題作出解答」,比方說,我們問桌子是什麼?我們必須去尋找對大家來說要有什麼特徵的東西才叫做桌子,四個角一個平面?可以放東西?等等諸如此類的提問,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追尋解答。

另外,規範的法理學又可以區分為「詮釋的」(interpretative)與「批判的」(critical):

詮釋的法理學:嘗試對於法律提供道德上或邏輯上的解說。

批判的法理學:試圖理解法律應該要是怎麼樣的事情。

詮釋的法理學的意思,就比方說,美國憲法修正案中,「反對殘酷的懲罰」這樣的說法是否為反對死刑的論據,有一方會認為依照立憲者的時空與原意,並定不會反對死刑;另一方則主張依照用語、時空變遷等,應該理解為反對死刑才是。另一方面,批判的法理學,例如女性主義,企圖透過揭露整個社會中的父權結構,來說明當前女性受到的結構性壓迫問題。

 

邊沁說?

上述的分類,其來源可以追溯到邊沁(Jeremy Bentham)早期的著作 — 《政府片論》(A Fragment on Government)一書,書中他將「對法律發表意見的人」區分為兩類:

1. 解釋者:向眾人說明,他所認識的法律「是什麼」;

2. 評論者:其任務是向我們說明,法律「應當是什麼」。

至於這兩種人的差異細節何在,邊沁說明道:

1.1. 解釋者的任務在於了解、記憶和判斷一國的法律,而無關乎其情感問題,簡言之,解釋者關心的是當下法律實踐的「事實」;

2.1. 評論者則某程度上要與情感打交道,因為評論者所做的經常會涉及到喜歡或不喜歡某個法律的這個問題,簡單來說,評論者的任務在於探討法律好壞與否的「理由」。

換言之,解釋者所做的事情,是在理解當前的法律實踐這個「事實問題」,討論的是「法律是什麼」,因此,他會討論法律實際上是什麼、立法者與法官已經做了什麼的問題;評論者則是以建議立法者將來「應該做什麼」為其職責,此外,邊沁主張「法律是什麼」因國家而異,但「法律應該是什麼」則是普世的,不會因為國界而有不同。

以這個「解釋者」與「評論者」區分作為原型,在後來的邊沁主要著作《道德與立法原理導論》(An Introduction to the Principle of Morals and Legislation)中,更進一步地成為了法理學與立法學的區分,前者是邊沁認為的「法律科學」;後者則被認為是倫理學的範疇:

A. 法理學:即闡釋性的法學,研究的是「法律是什麼」的問題;

B. 立法學:或稱之為批評性的法學,探討「法律應該是什麼」的問題。

這套區分,被同時代的奧斯丁繼承,並成為分析法學中重要的研究方法,影響了後世的法理學發展。

 

結語

普克拉提斯(Procrustes)是希臘神話中的人物,他宣稱擁有一張 — 無論高矮胖瘦 — 給所有人睡都合身的床,他怎麼做到的?他將矮的人拉長,高的人折肢,因此,他得以讓所有人都「適合」這張床。

分類也是如此,分析的與規範的法理學作為法理學上很基礎的一種分類,如前所述,是有其理論上重要的意涵,但分類終究是分類,我們仍然必須搞清楚分類的理由為何,而不是任意地進行區分,事實上,分類很多時候是為了理論上或理解上的需要所做的,因此,我們應該要在適當的情況下來做分類,才不會讓「分類」這件事逾越了它的本分,導致扭曲了各種理論所指涉的實際內容。

以上,我們說明了一種法理學上的基礎分類以及其背後的故事,但也提醒大家分類可能帶來的危險,就像普克拉提斯之床的寓言一樣,削足適履反而可能帶來更多的誤解與困難。

廣告

3 thoughts on “你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規範的與分析的法理學

  1. 引用通告: 雋永的「實用」辯論 - 念法理學為了什麼? | WTF! JURISPRUDENCE

  2. “詮釋的法理學的意思,就比方說,美國憲法修正案中,「反對殘酷的懲罰」這樣的說法是否為反對死刑的論據,有一方會認為依照立憲者的時空與原意,並定不會反對死刑;另一方則主張依照用語、時空變遷等,應該理解為反對死刑才是。” 请问这句 我可以理解成 用interpretive的方式来decide what the law should be?

    另一方面,批判的法理學,例如女性主義,企圖透過揭露整個社會中的父權結構,來說明當前女性受到的結構性壓迫問題。
    而这句 我可以理解成 用critical的方式来decide what the law should be?

    所以Normative的部分 是跟您之前说过的Brian Tamanaha 的substantive的部分similar这样对吗?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