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某某某就是支持某某黨? – 候選人應該公開其黨籍嗎?

party.002

支持某某某就是支持某某某

今天是選舉投票日,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去行使一下珍貴的投票權呢?我想,來討論一下這陣子的選舉現象,上述的句型在這次的選戰中似乎頗為常見,但這句話的出現,某程度上就是因為有部份候選人(在David的家鄉,很多某黨的候選人都不願意表明自己的政黨),無論是刻意或「無意」的在競選的言論或文宣中,消極的不表示自己所屬的政黨,這種候選人將自己所屬政黨隱藏起來的行為,是正當的嗎?對於民主政治的影響何在?

隱藏/公開政黨屬性的思辯

對於這個議題,我們可以設想出正反兩方的理由,我們先來看看支持或同意「候選人可以在競選言論或文宣上消極不表示自己的政黨屬性」的一派說法:

 1. 表明政黨屬性,會讓某些選民以黨評斷候選人,而忽略了政見。
2. 選舉公報等記錄上都會寫明候選人的推薦政黨,因此文宣品沒寫或不明講並不會影響選民所獲得的資訊
3. 基於憲法上言論自由,既然法律沒有另外做出限制,那麼候選人應該可以主張消極不表意的自由,況且,這種所屬政黨的訊息又不是真的隱瞞,只是沒講罷了。

這些說法到底能否證成候選人消極隱瞞政黨屬性的理由,我們必須先考慮幾個問題,其一,也就是「選民選擇候選人的條件」到底是什麼,假定大家並不是那種熱衷於「含淚投票」然後把國家賣了的那種人,那麼對於候選人的評斷,我們大多會認為選舉是選賢與能,是對於候選人的品行、學經歷、實際作為(政績或曾經參與的行動)、政見及其可行性等等條件的綜合判斷,若是如此,所屬政黨是什麼好像並不那麼重要,畢竟一個候選人如果能夠幫助地方成長、有所貢獻,那麼它的政黨屬性還那麼重要嗎?

但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換個角度來看,「政黨」在選舉中到底代表了什麼?它代表的意義可能有以下兩種:

 1. 政黨屬性的形式論:政黨可能是候選人為了追求降低他參選的門檻(保證金、人力資源等挹注)而做的選擇,因此政黨屬性只是形式。
2. 政黨屬性的實質論:政黨代表了某種意識形態,比方說共產黨就代表馬克斯列寧主義之類的(這是舉例,當然現狀並非如此),候選人歸於某個政黨就是因為認同該政黨的特定意識或政策,因此,政黨屬性也代表了候選人的某種傾向,甚至是暗示了候選人將來可能的作為,例如候選人屬於認同社會主義的政黨,將來的作為可能也會偏向社會主義政策,即使他在參選政見中可能並未如此表明。

這兩種面向也可能同時存在,不過,關於形式論,可以回想台灣政治團體的一段歷史:

我國的選舉罷免法第三十八條第二項後段,曾規定候選人若是由政黨推薦的話,其參選的保證金將減半,對於這條規定,有一位準參選人A相當不以為然,因為他所屬的政黨並沒有推薦他,因此他必須繳交全額。

這個案子上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認為的理由有二,其一,既然法律這樣規定,那麼這樣子差別的收取保證金自然沒有不法的可能;其二,收多少保證金跟選舉結果沒關係,因此法律這樣規定也不會有不公平的影響。因此判決A敗訴。

最高法院的決定當然有其依據,特別是我國法院對於「法律已有明文」這件事,簡直奉為最高決定標準,只要法律規定這樣,那就絕對是如此,沒什麼好談的,雖然這與我國繼受的大陸法體系以及憲法規定「法官應依法審判」這一條文有關。

A敗訴而聲請了大法官解釋,大法官因而作為340號解釋,認為這個保證金減半的規定違憲,理由有二,其一是這樣的規定違反平等權,對沒有政黨推薦的參選人構成不合理的差別待遇,是一種對於人民參政權的不必要限制;第二,大法官還認為,這種規定可能會讓原本沒有黨籍的參選人,為了追求保證金減半,而任意組黨,使得國家小黨林立,無助於政黨政治。

姑且不論這號解釋跟後續的解釋裡存在的一些爭議,但我們至少可以確定一件事,在我國,候選人參與政黨並不是追求保證金的問題,更有可能的是為了政黨所擁有的豐富資源而來,但從實際的政治實踐中,我們看到,獲得豐厚資源的參選人,通常與黨的關係特別密切,或者,為了取得政黨資源的挹注,我們可以合理的猜想,這種情況下,候選人更可能傾向於遵守黨的意志或政策。

更何況,形式論存在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這種主張隱含著「我代表參選只是想要政黨給我錢跟人力,但我不見得黨的話或黨的方針」,我想沒有一個候選人敢做這樣的宣稱。

因此形式論與實質論之間,事實上存在著一種難以區分的關係,這使得候選人主張形式論的合理性降低,因此,我們可以初步得到一個論點:

候選人的政黨屬性為何有其意義,無論形式或實質,所屬政黨的政策或傾向,都有極大可能會影響候選人後續的行為。

選民有理由知道候選人的政黨屬性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知道,主張要公開政黨屬性的一派會主張什麼樣的理由:

1. 政黨屬性與候選人的理念、政見,或是將來的作為有相當密切的關係
2. 即使選舉公報上面會刊載推薦政黨,但這並不能正當化候選人在競選宣傳時消極的不表明自己的政黨屬性,既然政黨屬性是重要的,選民有理由知道這樣的資訊,如此方能做出充分的判斷。
3. 雖然法律沒規定,但是讓公開承認這樣的資訊,是候選人的自我負責,也是為選民的判斷提供足夠的資訊公開。

這裡有一個需要說明的地方,說是資訊公開,但畢竟是候選人的競選言論與文宣,他只是「沒有講」、「沒標明」,又沒有隱瞞,因為選民查查公報或登記就知道了,這裡到底哪裡有問題?

我們認為,這是一種候選人的承認態度,並且透過這種「承認」自己的所屬政黨的行為,來讓選民思考與判斷,該候選人與其所屬政黨間可能存在的關連,口語一點來說,就是說:

候選人在文宣裡承認自己是屬於A黨,那麼這時選民很輕易的就會看到,不用大費周章的去查,並且有機會開始考慮:「某政黨的先前作為與政策是如何如何,那麼這個候選人是認同這種行為或政策的嗎?他選上後會在政見之外,還奉行這種政黨路線嗎?」

我們認為這種考慮顯然是重要的,而且,即使這種考慮並不必然發生,也不能就此正當化不公佈黨籍這件事,因為公開自己的黨籍也代表候選人承擔被政黨推薦參選的這個事實,而且對此負擔責任。

結語

總結來講,支持政黨屬性可以消極不宣傳者,主張的論點是將「候選人」與「政黨」區分開來,選民要關心的是候選人的政見,而反對消極不宣傳政黨屬性者,則肯定「候選人」及其所屬政黨間存在著某種關連與影響,因此,在評斷候選人時,也必須去關注其所屬政黨的目的、意識與政策等。

簡單的說,也就是一場爭辯「候選人」與「政黨」是存在連結的爭論,以本文的立場,我們認為候選人既然由政黨派出,就有義務公開黨籍,一方面給於選民充分的資訊與考量的可能,再者,候選人加入政黨並受推薦,應該要承擔代表該政黨這個事實所可能帶來的效果。

我們如何能夠想像,候選人在文宣中隱瞞黨籍,使選民從宣傳裡頭忽略掉政黨及其推薦的候選人所代表的意義,並且把查詢參選人黨籍這件事推給選民,這是怎麼樣的態度呢?是害怕自己的所屬政黨會影響自己的選情?假設如此,那候選人當初就不應該加入該政黨也不應該代表參選,或者應該加入其他政黨才是,這種「因為我自知我所屬政黨很糟糕,所以我還是代表他們參選,只不過我不會主動跟大家說我是那個政黨的」的表述,顯然違背了民主制度中,讓人民做選擇的機會,更是一種奇怪、不合理的論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