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的交易場 – 觀念自由市場論證的理路

marketplace of ideas.059

– 關於階段性目標 –

這一屆董事認為,公視在過去的十幾年當中,一直在所謂的多元、弱勢、兒少等領域努力。但董事認為今天已經和過往不同了,在網路發達、資訊爆炸的時代,所謂多元、弱勢的朋友,他們不僅在傳統電視,也可以在其他媒介發表他們的看法,也有許多發聲的管道,公視不一定要成為他們的管道。現今的公共電視,要有更大的影響力,先要被看見,才會被喜歡。

這是公共電視獨立特派員節目的停播理由之一,雖然是摘要,不過大抵上可以看到這項理由背後的基礎是什麼,拋開那些成本、收視率什麼的問題,我們要考慮的,是上述的理由到底站不站得住腳?

跟這個停播理由雷同的說法其實並不罕見,但其背後的真正意涵是什麼?是否有可受批評之處?以下,我們將以「觀念自由市場」為主軸,說明這種論述後面的意涵及其缺失。

 

觀念自由市場論證

觀念的自由市場(Marketplace of ideas),想像這個社會是一個物暢其流、自由競爭的市場,各種言論就在這個市場上相互競逐,追求認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就像商品受到市場法則支配一樣。同時,此類自由市場論證的支持者通常也要求政府管越少越好,讓市場自己決定優勝劣敗,簡單的來說,就是認為「真理越辯越明」。

用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霍姆斯(Oliver W. Holmes)在Abrams v. United States 一案中的話來說就是:

“真理的最佳測試是思想本身在市場競爭中被接受的力量”

這套想法,就是自由市場論證(Free-market Argument),就像是某些經濟學家們所主張的,市場供需會由一隻看不見的手來調節,市場的參與者們會在價格、品質等各項條件上衡量、競爭,最終我們會得到最佳的品質與價格,而自由市場論證這類論證的正當性,就來自於相信藉由市場的競爭,我們可以得到最好的結果,在言論市場上,也就是透過言論間的自由交流來得到真理。

因此,除了觀念自由市場論證外,還有其他的自由市場論證存在,這在資本主義、市場主義等理念相當興盛的社會來說,有其吸引力,因此形成了我們經常聽到這類的說法:

1. 找工作,公司不要你,那是你競爭力太差。

2. 做生意,賺到錢,那是因為我很行,價格夠低、東西夠好,競爭得過別人。

停播理由也是如此,它宣稱市場上已經有足夠的管道可以供以發聲,所以不需要再透過公共電視來給予報導,亦即,暗示著因為市場足夠健全,因此,透過公共電視報導的必要性消失了,從今以後,大家可以藉由網路、社群媒體來在言論市場上各自發展其論述,也因為市場健全,大家能夠相互競爭,爭奪社會的認可與關注。簡單的說,就是以言論市場的各項機制的健全為由,主張公營的電視台可以不再介入。

 

 It’s a trap?

不過,由前述可知,自由市場主義論證要成立,必須預設某些條件:

1. 市場機制足夠健全

2. 市場參與者間的能力、機會與資源上是相仿,或是不能有太大落差(如果強調競爭必須公平的話,這個條件就必須存在,但對有些人來說這個預設可能也不大必要,反正大家一起競爭,你爛那是你活該)

3. 自由較諸於平等來說,有比較重的分量(主張市場機能,政府不可以任意的干預)

以上列舉的這些一般性的條件或許並不窮盡,但以本文的目的來說已經足夠了,但對於市場主義論證的這些假定,我們可以追問一些更細節的問題:

1. 市場機制健全嗎?

2. 市場參與者間在能力、機會與資源等條件的不平等

3. 社會結構的問題

4. 自由與實質平等的衝突

這些問題基本上凸顯出自由市場主義所面臨的難題,也就是在一昧的強調市場機能的情況下,忽略了市場參與者間以及社會結構等其他問題,簡單來說,我們假想了市場的同質性,從而競爭是可以開展的,但這種假定卻掩蓋了市場參與者彼此間的差異性/異質性,拿停播理由為例,姑且不論市場機制是否真的健全,網路與資訊科技的發展使得言論的傳播開展的門檻降低,進入市場是容易的,但某些多元、弱勢團體有能力競爭嗎?如果他們在資源、教育程度與機會上根本無法進行「真正的競爭」,那麼這種要他們投身自由市場去競逐的這種要求是否太過於殘酷?或者說,舉另一個例子,郭台銘比大多數人更有機會在媒體上露臉、發表意見,他因為他的身份地位而使他的言論獲得更大的宣傳與權威性,這種靠身份地位而得來的競爭優勢,我們可以說這是個真正的市場優勝劣敗的競爭嗎?因此,我們要考慮的是,基於此,政府在是否有足夠的正當性可以介入而積極的去矯正這種情況?

這就導向了另一個問題,亦即,自由市場主義怎麼看待國家干預,基本上,自由市場主義支持自由,並且傾向支持的形式的平等,只要市場向眾人開放,那麼勝敗就各憑本事,也就是說,人人都有機會參與就好,你輸了是因為你不夠好,我贏了是因為我在這種物競天擇之下有本事存活了,因此,他們拒絕國家的干預,要求越多的自由越好,反正大家就各自展現身手,你比較厲害你就能在市場上勝出,因此,如果我們說自由市場是一座拳擊場,大家都赤手空拳互打,畢竟大家在立基點上是平等的,要比的就是技術,但倘若有人因為政府干預而可以拿刀,或者政府直接跳進來說,你們不用比了,我要自封為這個場子的霸主(公營機構),那麼自由市場主義者認為,這種干預就會擾亂市場秩序,這種不公平競爭的結果會導致社會在分配上的不公平云云。

但正如前述,自由市場主義無法擺脫掉市場參與者間的差異性的問題,而這種差異性甚至已經註定了他們永遠不可能在自由市場上獲勝,比方說,這種差異性來自於社會結構的問題,因為居住偏鄉所以沒辦法得到足夠的教育訓練、因為種族歧視而沒辦法獲得某些社會地位等等,種種的這些差異,倘若沒有辦法透過一些干預與矯正,真正的競爭就不可能實現。

總之,當我們將焦點放到市場參與者間的差異性上與當代平等觀上面的時候,自由市場主義的想法就會變得怪怪der。

 

市場機制非萬能

既然談到參與者間的差異性,我們還可以考慮幾個關於停播理由的問題:

1. 傳統電視與網路媒體的性質差異

a. 可靠性(至少是表面的那種可靠性)

b. 網路媒體與電視的傳播形式

2. 傳播範圍、市場區間等等的區別

3. ……

這些都是還可以再深入探討的問題,回答這些問題或許某程度可以幫助我們看清楚「要求多元、弱勢者自食其力發聲」這件事是否合理,但由於這些問題逸脫了本文的主軸,而且也更適合媒體人來回答,因此我只簡短的表達我的看法,或許不正確,但是我對這件事情的一些初步的意見,不甚成熟,謹供大家參酌。

網路媒體或是任何一種媒體,顯然都有其相對應的市場目標對象,而就像廣告一樣,你必須投給會購買該商品的族群(或是比較有此傾向者)取得的效益比較大,倘若那些有影響力的人,比方說馬先生只看報紙,你卻說多元、弱勢者應該去網路上發表意見,那麼這些人就被那些只會看報紙、以為報紙說的就是全世界的人給忽略了,對於多元、弱勢者來說,我認為給他們更多的管道、機會去展現、發聲、被社會看到是最好的。

另外,觀察當前網路媒體的運作,大多數情況下,被轉貼、被注意的部落格、新聞等等的資訊集中地,都會符合一些條件,例如,文筆流暢、篇幅不長、設計美觀、文字排版規劃易讀(符合以電子設備閱讀的限制)等等,這些形式的達成很多都是要求一定的多媒體與文字能力,雖然我不能說全部的網路媒體都是如此,但假設這是自由市場,那麼光是無法滿足這些要求的網站,某程度不就失去所謂競爭力了嗎?更何況,即便是在這個資訊社會中成長的我們這一代人,又有多少人有能力在形式上能夠競爭呢?

最後,遙想318學運時,網路上有著更種旁徵博引的「懶人包」、學者的投書或網誌,卻只要一句「網路上的東西不可信」,似乎就使得這些資料的可靠性打了折,網路媒體最大的問題就在此,門檻低,人人都可以說上兩句,但可靠性、權威性這種東西卻不容易建立,大英百科全書說維基百科是「公廁」,學術論文對於引用網路資料這件事小心翼翼,正是網路媒體欠缺權威性的例證,這或許來自于網路媒體的匿名性、沒有通過檢驗等等的特性,但基於這種可靠性不足的性質,我們要求弱勢者上網發聲,我們如何能夠喚起大眾的認真看待?更不消說,真正的弱勢者可能連網路資源都不可得。

 

結語

或許很多法律人記得在大法官解釋407號中,吳庚大法官在協同意見書中說到:

蓋譁眾取寵或曲學阿世之言行,不必保障亦廣受接納,唯有特立獨行之士,發為言論, 或被目為離經叛道,始有特加維護之必要,此乃憲法保障表現自由真諦之所在。

觀念自由市場在鼓吹自由競爭之虞,忽視了許多實質的問題,這些問題亟待我們以其他的論據來補足,正如彌爾(John Stuart Mill)在為人類思想言論自由申辯時,認為人類所以為的許多真理經常是片面性的,倘若我們奉之為圭臬,妄加論斷其絕對的正確性,那麼人類要發展其智識可就困難重重了。

 

廣告

2 thoughts on “觀念的交易場 – 觀念自由市場論證的理路

  1. 引用通告: 從「特殊性關係」談誹謗罪與言論自由 | 法律白話文 PLM

  2. 引用通告: 楊貴智|從「特殊性關係」談誹謗罪與言論自由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