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問題(三)- 簡單的定義方式

def03.060

A:什麼是三角形?

B:三個邊、三個角的形狀?

A:我覺得你只是用比較多的詞來講三角形這個詞嘛

B:蛤?

沒錯,例子裡總要有個人講出似是而非的話,來引出我們接下來要談的「簡單的定義方式」的一些特徵,特別是針對定義法律這件事上。

前情提要

在定義問題(二)中,我們提到法理學家哈特(H.L.A. Hart)認為,要解答法律與道德間關係的分析性問題,必須先解決的兩件事:

1. 澄清容易混淆與模糊的字詞使用

2. 尋找判斷何謂「適當的對法律的定義」的判準(criteria)

並且,對於2.,哈特舉出了兩個例子:

2.a. 這個定義應該陳述出一般人在使用法律、法體系這些字詞時意圖表達什麼嗎?

2.b. 定義應該藉由標明特定社會現象與其他社會現象的不同,而提供一種在理論目的上有用的分類?

事實上,這兩個例子,分別指向了不同的定義方式,2.a.是當代法理學界,由哈特所主張應用的語言哲學分析方法(題外話,哈特師承牛津日常語言學派大家奧斯丁 J.L. Austin,也繼承了Austin的哲學立場),2.b.某程度上是指一些傳統的、典型的定義方式,也就是本篇所要探討的重點所在,我稱它為簡單的定義方法,但這並不意指我認為這種定義方法是很簡單(easy)的,而是指simple,希望指出這種傳統方法具有的的常見、常用的特徵。

 

簡單的定義方法(一):種

「定義」某件事物,其目的基本上是要用以區分某個事物與另外其他的事物間的不同,如果有人說,定義就只是「用語的問題」,這樣的說法毋寧把定義看的太簡單了。

關於簡單的定義方法,基本上包括了傳統的「種」跟「類」兩種方法,先來談談前者,舉一個例子,比方說定義「正方形」:

有四個邊,每個邊等長,每個角都是直角。

「種」的定義方法,是透過指出對象的某些特徵,藉此來區分與辨別對象與其他東西的不同,此外,在功能上,以對於正方形的定義為例,帶給我們兩個方面的好處,其一,在於告訴我們「正方形」這個詞的標準用法,亦即只有在符合定義下,你才可以說「這個是正方形」;其二,也說明了「正方形」這個詞所指涉的東西是什麼,也就是說,我們的說明告訴我們正方形是什麼、正方形跟長方形不一樣等等。

因此,「種」的定義方法,在兩個層面上,合乎我們追求定義的目的,即:

1. 澄清我們的語言使用(如何正確的使用「正方形」這個詞)。

2. 適用某個詞語的現象與其他現象間的關係(我們用正方形來稱呼的東西,跟長方形不一樣)。

另外,「種」的定義方法也表明了兩件事:

1. 以一個或一串的說明來將原有的詞語轉換的更為易懂(如果光講正方形聽不懂,那麼講它的定義可能更容易理解。)

2. 藉由呈現語詞所指涉的對象的「特徵」來與其他類似的事物做區分(定義正方形,可以將其與類似的「長方形」區分開來。)

在諸多定義方式中,「種」可能是最為簡單的也最為常用的定義方式,這個定義方式在日常生活中俯拾可得,例如菜刀跟美工刀哪裡不一樣;也經常能夠滿足我們的日常所需,我們可以藉由這個方式凸顯事物的特徵,以區分許多類似的事物,例如區分馬跟驢子等等,更重要的是,它也提供了另外的一些詞語來替代原用的語詞,這個功能在寫作文上非常有用處,比方說,「錢」可以用「貨幣」來稱之等等。

 

簡單的定義方法(二):類

「類」就更「簡單」一點,「類」的定義方法將抽取對象間的類似的特徵,並以此分別出這些對象跟那些對象間的差別,舉例來說:

美金、台幣、澳幣、人民幣都有(1.)有交易功能,因此,我們把所有具有這類特徵的東西全部都歸為「貨幣」這個類別。

不過,當我們初步的作出了一個類以後,就會面臨一些問題,比方說,有些跟「貨幣」具有類似功能的、模棱兩可的對象,還可以被歸於貨幣嗎?

信用卡、debit card、百貨公司禮券、cash等等,都有交易的功能,但是跟美金台票比起來,似乎放在一類有點怪怪的,因為一個是實體的紙票,交易時還要給別人;另一個則只需要刷卡簽帳就好,銀行賬戶裡的數字隨之變動,你還是有給錢,但是是以非實體的方式移轉給了對方。

這種具有交易功能的卡片或票卷們該怎麼歸類呢?其實我們可以依樣畫葫蘆,再一次重新整頓一下我們已經做好的「類」,舉例來說:

1. 「貨幣」:有交易功能、國家保值、交易時要交給交易相對人….

2. 「塑膠貨幣」:有交易功能、交易時不需交給對方、有發卡銀行….

3. 「有價證券」:有交易功能、交易時不一定要交給對方….

當然,這不是嚴謹的定義,更不是法律上的定義,但以這個例子,我們可以大抵上了解「類」這個定義方法的運作。

總的來說,「類」這個定義方法,統整了相類似事物間的共同特徵,並以這些特徵來定義或區別出某項事物,這種定義方法被廣泛地用在我們的生活周遭,比方說我們講「人」(e.g. 有人的形體)、「蔬菜」(e.g. 番茄是蔬菜嗎?),在法律條文中更是常見。

 

「種」與「類」能夠定義法律嗎?

不過,回到我們要定義的對象:「法律」上來說,這兩種定義方式能否滿足我們的需要呢?

在法理學中最著名的定義之一,就是邊沁(Jeremy Bentham)與奧斯丁(John Austin)的法律命令論:

法律是主權者(sovereign)對政治下位者所發佈的以制裁(sanction)為後盾的命令(command)。

這種定義是否恰當?哈特(H.L.A. Hart)認為這種以「種」為形式的定義,雖然一直以來都是理論家追求的目標(e.g. Hans Kelsen),但問題就在於,這種定義無法精確地捕捉到法律的諸多面向,以邊沁與奧斯丁的定義來說,他們的定義很難去說明我們的法律制度中所具有的一些「授與權利」的規定,比方說遺囑,遺囑基本上只要完成一定的形式,法律就會給予保障,但考慮邊沁與奧斯丁的定義,這種沒有制裁(你要不要立遺囑隨便你)的規定是「法律」嗎?

邊沁與奧斯丁這個理論的支持者有一個說法,認為遺囑的「無效」本身就是一種制裁,但這樣還是很奇怪,我們很難理解說,因為我自己沒有把遺囑該寫的寫好,結果遺囑無效,這種無效是國家給你的制裁?但我本來就沒有責任非要把遺囑寫好不可啊,我沒有寫好,那是我自己的問題,顯然稱不上是制裁,只是我得不到法律對我的意志的保障而已。

哈特因此批評邊沁與奧斯丁的這種定義扭曲了我們對法律的理解,因此是不恰當的。

那麼以「類」來定義呢?法律或許可以定義為某種指導人們如何行為的「行為規則」,但對於分析法律現象而言,這似乎也說明不了什麼。

 

結語

追尋法律是什麼的解答,除了藉助簡單的定義方式以外,還有其他許多的方法,本篇檢討了傳統的「種」與「類」的定義方式的基本操作與優缺點,下一篇,我們將探討哈特對法律的分析,對我們認識法律這個社會現象帶來什麼樣的幫助。

 

廣告

One thought on “定義問題(三)- 簡單的定義方式

  1. 引用通告: 定義問題(四)-哈特論法律的概念 | WTF! JURISPRUDENC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