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把每個人都算進去囉~-效益主義平等觀的缺陷

everyoneiscounted.070

政府:因為利大於弊,所以我們要這樣辦啦~

A:不行,你可沒有先問過我

B:也沒有問過我

C, D, E, F…..:還有我們,政府必須平等考慮到我們啊

政府:我應該有吧?

到底有沒有?這種說法到底可不可信?這就是我們今天的主題,即追求利大於弊的效益主義能否「平等」的對待每個人呢?效益主義者認為當然必須要平等考慮到每個人才能正當化一個政策呀-特別是那些限制人們自由的政策,但是這可能嗎?

 

效益主義的「平等」

效益主義很有意思,它認為它所訴諸的是人性,人們都有趨利避害的天性,或者說,任何能感受到痛苦的生物都有這種特徵,因此,效益主義宣稱一項決定的正當性來自於效益的大小,如果我們能夠將效益最大化,以邊沁(Jeremy Bentham)的話來說,就是帶給「最大多數人最大幸福」。

這種論證的理路,同時說明了一件事,也是使得效益主義者對其理論自信滿滿一件事,亦即:「平等」,因為效益主義所主張的最大效益的公式,來自於計算並考慮所有人的偏好(滿足這些偏好可以帶來幸福,或是所謂效益),它將所有人的期望都放在同一個天平上來衡量,這就是效益主義所認為的平等:

每個人的偏好都被計算於其中,沒有誰的偏好比他人的更好或更壞。

總的來說,效益主義者認為他們是「平等」的對待每一個人,他不考慮個人的長相、貧富貴賤等等,只考慮每一個人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並且通通計算進去,最終才做出判斷,這樣的結果才會是有正當性的。

 

效益主義計算了什麼?

看效益主義者講得頭頭是道,有人就跳出來反對這種「平等」的看法。德沃金(Ronald Dworkin)在以效益主義論據來限制自由的這個議題上,認為效益主義的平等主義的外表是它在上世紀具有強大吸引力的原因,不過,德沃金表示這也僅僅只是幻象而已。

其實「效益主義到底計算了什麼」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也就是說,效益主義者雖然一直說他們只計算大家的偏好為何,但德沃金指出,效益主義算進去的每個人對政策決定的偏好可能是以下兩種偏好之一,或是兩者皆是:

個人偏好(personal preference):即一組利益與機會分配給他自己的方式,具體來說,就是指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外在偏好(external preference):即一組利益分配給別人的方式,也就是希望「別人不要做某件事情」、或是覺得「以某種方式生活的人比較差」的偏好。

具體來說,個人偏好可能是指某些社群成員對於同性戀、色情言論、共產黨言論抱持反對的態度,但外部偏好,則是指他們不僅自己不喜歡,還希望別人也不要去進行這些行為,更相信允許這種行為的社會本質上是比較糟糕的社會,因此,如果我們對自由的限制或政策的決定也將外部偏好也計算在內的話,就會造成一種不平等的情況,亦即,受到限制的人們或受到政策影響的人們之所以受到限制與犧牲,不是因為其個人偏好在與他人的個人偏好相衡量的過程中輸掉,而是因為這些對他人的生活方式予以蔑視的外部偏好造成的,換句話說,我的偏好在效益主義計算中的成功或失敗,最終不是在我與他人的個人偏好的競爭中被衡量的,而是取決於別人對我的生活方式的尊重與否。

對外部偏好被計算在內到底會產生什麼問題,或許乍看起來沒那麼明朗,我們可以舉出以下兩點,表示外在偏好為效益主義帶來的疑難何在:

1. 如果我們計算了外在偏好,那有某些人的偏好就會得到重複計算:例如不游泳的人,卻覺得游泳很高雅而支持建造游泳池、反對建造電影院,這是外在偏好,這時,那些原本就喜愛游泳的人,他們除了自己的個人偏好外,還因為他人的外在偏好的關係,而得到游泳池。

2. 如果人們抱持的是與效益主義相抵觸的政治理論而具有外在偏好時,效益主義的平等主義外觀就會崩壞:假設許多本身沒生病的公民們抱持著種族主義政治理論,因而偏好將稀少藥品分配給有其需求的白人,而不是需求更殷的黑人。如果效益主義只就計算這些政治偏好的表面價值,那麼,從個人偏好的立場來看,這是自相矛盾,因為就那個立場來說,醫藥的分配根本就不符合效益主義。不管是不是自相矛盾,在這樣的定義下,這種分配都不合乎平等主義。

從而,如果要以效益主義論據作為正當化一項決定或政策的理由,它必須要能夠先處理好「只計算個人偏好,不算入外部偏好」的問題,並且,也只有如此,效益主義才能說自己在衡量一項政策的好壞時是「平等的考慮到所有人的」,不過,德沃金認為,在實際的政治實踐裡,這種個人偏好與外部偏好的分別計算,是不可能的,所以效益主義勢必無法以此正當化特定的政策決定。

 

自由主義平等概念觀

要更清楚地理解德沃金對效益主義的反駁,就必須考慮到德沃金所擁戴的自由主義平等觀,這種平等觀宣稱,政府必須平等關懷與尊重每一個個人,用他的話來說,就是:

政府必須以關懷 ﹣亦即,當成具有感受痛苦與挫折之能力的人類,以及尊重﹣亦即,當成有能力形成「該怎麼過自己的生活」之明智概念觀並據以行動的人類對待他們。政府不只必須以關懷與尊重對待人們,還必須以平等關懷與尊重對待他們。它絕對不能認為,某些公民對於良善生活的概念觀比別人的更尊貴或更優越,而據以限制別人的自由。加總起來,這些公式表達了所謂的自由主義平等概念觀;但它所陳述的是平等的概念觀,而不是作為放任之自由的概念觀。

由此,德沃金認為,效益主義論據因為有如上的問題存在,從而在實際的政治實踐中,反而會造成不平等,而這種不平等更是違背了自由主義平等概念觀的核心,也就是政府應該要不僅是要平等地對待每一個個人,更是要尊重每個人選擇其價值與生活方式的能力,效益主義如果無法在計算中屏除掉外在偏好,就無異於是認為某種價值與生活方式比其他人的更為優越。

 

結語

德沃金對效益主義的反駁可以說是當代的一個經典版本,無論你支持與否,這個反駁都提醒在我們面對效益主義論據時,應該要以更為謹慎的態度面對之,事實上,效益主義之所以很吸引人,不僅是因為它的平等主義外觀,更是因為它是我們每個人在做出個人決定與判斷時,自然而然會運用到的一種方式,然而,對於個人決定或許效益主義可以是一個可能的判斷依據, 畢竟那是個人選擇,但是,當效益主義要被用以正當化一個更大的政策或對自由的限制時,我們就不得不考慮在這樣一個更大的適用範圍下,效益主義帶來的弊害何在。

總之,別被「利大於弊」給蒙蔽了雙眼。

 

廣告

One thought on “我們把每個人都算進去囉~-效益主義平等觀的缺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