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的治理是可能的嗎?-霍布斯的挑戰

hobbes and the rule of law.071

關於「法治」(the rule of law)的基本概念我們已經談了很多,基本上我們所談的內容,主要是認為法治作為對國家行為所事前設定的一個正當性標準,有爭執之處只不過是關於這個標準的內容為何各持己見罷了,不過,事情並非總是那麼美好,霍布斯(Thomas Hobbes)點出了「法治」裡的一個重要問題,亦即,如果我們要將主權者放置在法律之下,那麼不們就不得不再設一個凌駕於主權者的審判者,又為了將審判者放在法律之下,我們又得設置另一個更高的審判者,以此類推,我們將永無止境的循環下去,這個論證對我們當前認為理所當然的法治理念帶來一定的挑戰-法治會不會只是我們徒勞無功的想像而已?

霍布斯對法治的挑戰

從霍布斯的《利維坦》一書的第十三章〈論國家何以致弱而致解體〉中,我們可以看到霍布斯認為,試圖將國家置於法律之下是多麼「欲國之不亂不亡不可得也」:

或謂統治者亦受國法之拘束,此說亦悖於國家之性質者也。夫統治者惟受自然律之拘束耳,自然律固非任何人任何國所得而廢止者,至於國法,乃統治者之所頒,若其能拘束之,是自為拘束也;實則統治者不處於國法之下,乃處於國法之外耳。為是說者,欲以國法置之統治者之上,即不啻設一審判者於其上,信如是,則此審判者乃成為統治者矣;等而上之,非再有此統治者之上,更設一統治者不可,如此重床架屋,欲國之不亂不亡不可得也。(以下的《利維坦》引言均引自朱敏章翻譯的版本)

這段引言出發,我們可以說明,為什麼霍布斯認為「主權者不可能被放在法律之下」,其理由有二,其一是由於國家的性質,其二則是因為這是一個無法跳脫的權力循環。

關於國家的性質,我們可以由對霍布斯國家學說的簡單說明出發,霍布斯認為在國家建立之前,人與人之間處於一種自相殘殺的自然狀態之中,為了終結這個對生命充滿危險的自然狀態,人們締結契約將個人部分的權利讓渡給一位唯一且最高的主權者,並同意由其進行統治,在法律這個部分,主權者有權頒布或廢止法律,法律的效力也必須依附於主權者之上,法律的解釋更是唯有主權者才有的特權,因此,這個掌握法律頒布、廢止與解釋等的主權者自然沒有受到法律約束的道理:

統治者不論為君主為議會,皆不受法之限制。蓋彼既有立法廢法之權,則凡於其自身不便之法,隨時接得而廢之,故其自身為自由的。自己縛束自己,乃不可能之事,此名曰縛束,實不縛束也。

再者,任何將主權者放置於法律之下的嘗試,都將面臨一個很難跳脫的權力循環,亦即,一旦要將主權者放在法律之下,就勢必要在主權者上在設立一個審判者,這時這個審判者就變成另一個全國最高的主權者了(因為他有權判斷或命令原本的主權者),這時,又得在設一個更高的審判者,但這審判者又會變成最高主權者…..,接下來就會一直循環下去,我們永遠都無法「真的」將主權者放在「法律之下」:

如有人認為主權權力過大,因而欲將其削弱,則勢必會使自身臣服於另一個更強大的權力之下。

綜上,我們可以做一個簡單的整理,霍布斯之所以認為「主權者不可能被放在法律之下」,不僅是因為主權者在性質上本來就外於法律,更是因為有這個循環的問題,因此,法治所追求的「由預先設立的標準來判斷政府行為的正當性」的這個基本想法是無法達成的,總的來說,我們可以將霍布斯對法治的挑戰整合成以下幾點:

1. 主權者的性質本來就是外於法律的、不受法律限制的

2. 主權者掌握法律的解釋權

3. 在1, 2的基礎上,我們可以總結出主權者的兩個根本權力:

(1) 法律的制定/廢止;

(2) 法律的解釋,

主權者握有這兩大權力,意味著法律本身的內容及其解釋都來自於主權者的意志決斷,也就是說,亦即,法律無論如何都是服膺於主權者的,法治不是法的治理,而是主權者意志的治理。

 

反駁霍布斯

霍布斯的看法,尖銳的攻擊了「法治而非人治」的主張,現實上則對於「為什麼政府有時就是完全不聽話」(大家都上街嚷嚷了他們還是可以當作沒看見)的這種現象提供了一種解釋,不過,霍布斯的說法並非完美,我們可以從兩個方向思考來回應他的看法:

1. 主權者的責任

2. 制衡的手段

我們當然可以從反駁霍布斯的主權者概念來對他進行駁斥,但本文暫且不那麼處理,反而是霍布斯所說的「主權者不可能被放在法律之下」這句話給了我們一些提示,如果說霍布斯理論中的主權者,舉例來說,是人民選出的國會代表的集合的話,那麼他所謂的「主權者可以自己選擇立法或廢止法律」並沒有說錯,理論上,國會確實可以如此,在這個情況下主權者的確可以室「外於法律」的,但在現代國家中,國會代表沒有辦法避免的是對於其作為,他必須承擔政治責任與輿論的監督,例如罷免就是一個例子,當然,這又會牽涉到另外一些問題,也就是人民追究政治責任的管道與制度是否足夠暢通,以及這些國會代表對於其所做所為能否或是是否有義務向輿論的監督做出解釋。

第二個可能的回應,則是訴諸如何以一個更嚴密的架構來對主權者的手腳施以約束,沒錯,主權者是可以為所欲為,但這並不代表在法律之外依然如此,因此,可以從我們的政治結構入手,思考一個有能力對主權者施以更好的監督與控制的架構,一種可能的做法,是強化我們現在的民主程序與監督機制,這使主權者的作為能夠受到一定的約束以及大眾的檢驗。

 

結語

什麼是法治?我們有沒有可能將主權者放置于法律之下?追求「法治而非人治」的理想是長期以來理論家與實踐家共同的目標,對於這一目標的追尋乃是建立在如何能夠更好地保障每一個人的權利,我們無法確保每個君主都是明君,但我們更有可能藉由法律制度來使得國家不會肆意妄為,霍布斯對法治的挑戰是一個很好的出發點,我們必須認識到主權者的這一個「不受法律箝制」的面向,並思考我們要以什麼樣的方法回應,以及如何才能夠更好地保障社會上的每一個人。

 

廣告

One thought on “法的治理是可能的嗎?-霍布斯的挑戰

  1. 《利維坦》全書分為四部分。第一部分開宗明義宣布了作者的徹底唯物主義自然觀和一般的哲學觀點,聲稱宇宙是由物質的微粒構成,物體是獨立的客觀存在,物質永恒存在,既非人所創造,也非人所能消滅,一切物質都于運動狀態中。

    第二部分是全書的主腐朽 ,主要描述自然狀態中人們不幸的生活中都享有"生而平等"的自然權利,又都有渴望和平和安定生活的共同要求,于是出于人的理性,人們相互間同意訂立契約,放棄各人的自然權利,把它托付給某一個人或一個由多人組成的集體,這個人或集體能把大家的意志化為一個意志,能把大家的人格統一為一個人格;大家則服從他的意地志,服從他的判斷。

    第三部分《論基督教國家》旨在否認自成一統的教會,抨擊教皇掌有超越世俗政權的大權。

    第四部分《論黑暗的王國》,其主要矛頭是針對羅馬教會,大量揭發了羅馬教會的腐敗黑暗、剝削領婪的種種丑行劣跡,從而神的圣潔尊崇,教會的威嚴神秘,已經在霍布斯的筆下黯然失色。
    免費電子書 》http://book.siagoo.com/book/book_info/860/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