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性問題-關於法律的一般性

generality.004

如果說「禁止偷竊,否則處以拘禁50天」是法律,那麼「禁止某甲偷竊,否則處以拘禁50天」也是法律嗎?

大家好,許久不見,今天我們要來談一談「法律作為一般性規則」這件事。

法律是什麼?在我們的理解裡,法律是一個適用於所有人或至少某個種類的人的規則,因此,當我們問道「一個專門針對某個特定人而制定的規則是法律嗎?」的時候,或許有些人會覺得奇怪,這種問題哪需要解釋?不是自明之理嗎?回答這個問題的目的很簡單,就是:

1. 為了能夠充分的說明「法律是什麼?」,法律必須有一般性或普遍性嗎?畢竟如果只是說「法律應該是一般性的」卻未能提出理論上的說明的話,那充其量只是嘴砲罷了;

2. 為了解決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分不清所面對的規則是法律還是具體命令的難題。 由此,法理學家們提出了他們所認為的理論說明與判斷標準

法律為什麼是一般性的?

法律為什麼必須是一般性的?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有很多,我們可以談談其中幾個。

一個理由是本質性的,法律體系作為一套使人類行為服從於規則之治的系統所必須具備的要素之一,就是必須存在有「規則」(rule),而規則之所以能夠達成對人們的行為舉止的指引作用,正是因其結構上帶有普遍性的特徵,同時,規則的存在使得國家行為的合法性與法律的適用有了客觀性的標準,也就是說,規則所具備的普遍性、一般性的性質,使得國家行為有了可預測的可能性,人們不僅可以藉此計劃個人生活,更能藉由規則的一般性來檢驗國家行為對社會上諸成員是否平等。

第二個理由是比較實際的,就是為了每一個人量身定做一套專用的法律規範不僅是不可能的,也會是無意義的,因為對於國家治理來說,最合乎效益也最合理的方式是藉由抽象規範約束大多數的人與行為,如果要為每個人都打造專門法律規範的話,不僅立法機關會忙翻了,執法機關也會因為無法計數的規範而陷入癱瘓與無能。

這兩個理由為法律為什麼是普遍性、一般性提供了說明,那麼我們的第二個要處理的議題就是,什麼條件下我們可以認為法律具有一般性?如何區分法律與特定的命令/指令?

法律與具體命令的區分

如果立法者規定:「對於竊盜者應處五十天拘役」,司法者依此則判決「某位竊盜者處以五十天拘役」,雖然判決的內容與法律規定一致,但判決並不是「法律」(law),法官在此下的判決,形成一個具體的刑罰,是某種針對具體情況而下達的「具體命令」(particular command),但這二者間的差異是什麼?

首先,我們可以考慮英國法學家William Blackstone所提出的一個區分方式:

法與具體命令的區別,在於前者是一般性的對特定社會成員或特定類的人群,所作的禁止性規定;後者則是針對單獨個人或個別限定的一些人作的強制性處理。

簡單來說,就是用「受規範對象是否具體特定」來為判斷標準,這個區分方式相當好懂,即使是現在也有不少類似的說法,藉此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司法判決並非法律,因為它是要求「某個特定人」作為或不作為的一項命令或要求,即使它與法律規定相一致,但它因為它所約束的不是多數人或某類人,所以不是法律,但單純以「受規範對象是否具體特定」來區分的方式是成功的嗎?法理學家John Austin可不這麼認為,他認為這種說法至少存在以下的缺陷:

1. 針對所有人發佈的法律,如果只在限定某種特定類別的行為時,這並不是法律,例如要求全部的人在某年某月某日必須繳稅給政府,這是一種要求我們如何作為的指令,而不是一種法律。

2. 即使一項規定完全指向一些具體個別的行為主體,它依然可以是法律,例如針對監護人與被監護人關係的法律規定。

的確,對我們來說,我們所習稱的「法律」(law),應該是普遍的約束與適用於整個社會的諸成員或某一類型的成員的,但只是以「規範主體的具體特定與否」來判斷的話是不夠的,因為我們很難想像「政府命令所有人做某件特定的事」是一項法律,從而,Austin認為,法律的普遍性或一般性的判斷,除了受規範主體的具體特定與否外,還必須考慮到系爭規則中的規定是「對於一類行為做出普遍的禁止規定抑或是針對『具體行為』做出禁止規定」的區別,因此,要判斷法律與具體命令,應該要再加上下述的標準:

要求或禁止一類一般性的或反覆實施的行為

若以Austin的原話來說,也就是政治優勢者所制定的法律,必須在以下的雙重意義上是普遍的:

1. 普遍的要求或禁止一種行為;

2. 對全社會成員具有拘束力,至少對某種類的社會成員有拘束力。

結語

法學家Lon Fuller批評,Austin對法律與具體命令的區分是過於武斷的,他認為Austin的缺陷可能在於沒有區分兩個問題,即「對於一套法律規則體系的效力來說,什麼是最重要的?」以及「我們會把什麼稱之為『一部法律』?」,換句話說,Fuller認為Austin沒能看清「法律體系的效力」與「成為法律體系的條件」這兩件事的差別。

總的來說,對於法律的一般性這個問題又討論大多數都是照本宣科,抑或只是匆匆一瞥,畢竟人們在一般情況下,不會認為有必要解釋或說明這些看似顯而易見的議題,很少人覺得有必要為了這種問題投注太多心力,但法律的一般性問題或是-以Fuller的用語來說-其他法律的內在道德性問題,我們所知的可能比我們以為的自己知道的要少得多。

參考資料

John Austin, The Province of Jurisprudence Determined

Lon Fuller, The Morality of Law

廣告

6 thoughts on “普遍性問題-關於法律的一般性

  1. “但只是以「規範主體的具體特定與否」來判斷的話是不夠的,因為我們很難想像「政府命令所有人做某件特定的事」是一項法律,”

    因為我們很難想像「政府命令所有人做某件特定的事」是一項法律,
    这是什么意思呢?

    喜歡

  2. 法學家Lon Fuller批評,Austin對法律與具體命令的區分是過於武斷的,他認為Austin的缺陷可能在於沒有區分兩個問題,即「對於一套法律規則體系的效力來說,什麼是最重要的?」以及「我們會把什麼稱之為『一部法律』?」,換句話說,Fuller認為Austin沒能看清「法律體系的效力」與「成為法律體系的條件」這兩件事的差別。

    这个解释到没有很仔细哦 @@
    为什么Fuller那么认为?
    Fuller觉得Austin 的区分是在说效力 而Blackstone讲的是 成为条件这件事吗?
    confuse…..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