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問題(四)-哈特論法律的概念

def.005

在我們先前說明了定義的幾個方式後,是時候來看看,二十世紀最為著名的法理學家之一的哈特(H.L.A. Hart)對「法律是什麼?」這個問題抱持什麼態度呢?

前情提要

因為定義問題(一)~(三)居然已經是去年的事情了,因此將文章列表如下,大家可以快速瀏覽一下:

定義問題(一):為什麼要定義

定義問題(二):定義的必要性

定義問題(三):簡單的定義方式

 

先別急著找定義

繼先前我們提到的兩種定義方式後,英國法哲學家哈特(H.L.A. Hart)在其代表作《法律的概念》(The Concept of Law)裡說明了他對定義的看法,簡單的說,他認為執著於定義法律現象的嘗試是徒勞無功的,從奧斯丁(John Austin)的法律命令論、凱爾森(Hans Kelsen)的規範論到霍姆斯(O.W. Holmes)的法律預測論,都是嘗試著尋找法律的完善定義,但這番尋找定義的努力,最終結果卻都扭曲了對法律現象的正確描述。

舉例來說,我們常提到的奧斯丁,他將法律定義為「由主權者所下達的以制裁為後盾的命令」,但借助這個定義,我們只看到了奧斯丁過度簡化了法律現象的複雜性,它的定義也與我們所遇到的諸多法律的特徵不相符合。

霍姆斯著名的一句話:「法律的生命在於經驗而不在於邏輯」,說明了他的預測論立場,認為法律是對法官判決的預測,但預測論卻忽略掉了法律規則真正在我們生活中運作的方式,未來有機會的話,我們會更深入的討論這個對美國法律體系影響深遠的預測論的內容。

總之,哈特認為,先別急著定義,至少先別急著用我們先前談到的方式去界定法律現象,我們所應該做的,是去尋找「法律」這個詞在我們的語言表達上的真正意義。

 

日常語言的分析

由於哈特師承(另一個)奧斯丁(J.L. Austin),這位奧斯丁是牛津日常語言學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日常語言學派主張對於日常語言使用的分析,可以讓我們看清楚許多哲學問題,不僅是藉由對日常語言的分析來揭穿哲學問題,更是透過對日常語言的理解來更清楚地說明社會現象。

日常語言學派對哈特影響深遠,整本〈法律的概念〉便運用了許多語言分析的技巧,也正是藉助語言分析的方法,哈特翻新了以往枯燥的法理學,西方法理學界從哈特出版〈法律的概念〉後開始蓬勃發展。

 

三個反覆存在的問題

哈特認為,要能夠回答「法律是什麼?」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先釐清三個重要的問題:

  1. 法律與以威脅為後盾的命令間的差異與關聯為何?
  2. 法律義務與道德義務間的差異與關聯為何?
  3. 什麼是規則?在什麼意義上法律是一種規則?

哈特認為,藉由對這三個反覆存在的問題的回答,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理解我們對「法律」一詞的運用,從而更好地理解我們所身處的複雜的法律現象,因此,庸庸碌碌尋找定義的做法在哈特的眼裡就不再是法理論的首要目標了。

 

結語

追求「定義」,或者更限縮的來說追求以種、類的方式來對一個社會現象加以定義,或許可能使我們忽略掉了該社會現象的許多重要層面,更有甚者,為了讓這些社會現象符合我們的定義,反而扭曲了我們對這些社會現象的正常理解。

法律系的學生都會學習「行政法」這門課,還記得一開始在討論何謂行政行為的時候,最終的結果是,因為行政行為太多端了,因此行政法只能描述而無法定義,在某個程度上或許就跟本篇的問題一樣,硬是要定義可能得到的是扭曲,或者得到一個落落長卻沒什麼用處的定義,那不如就放下它,好好的掌握與描述行政行為的諸特徵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