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文會說話-關於法律的解釋

interpretation.008

我們寫過許多關於方法論的文章,這些文章的內容,基本上都是法律系學生們的「常識」,不過,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還沒說明,就是我們怎麼知道「條文在說什麼?」。對大多數非法律專業的人來說,法律人的工作不外乎「說文解字」(或指為是「玩文字遊戲」),這或許是個誤解,因為在方法論的層面上,要探求「法律文字的真意」並不總是那麼輕而易舉。

法律解釋的基礎與限制

任何對法律文字的解釋,或對法律文字真意的探求,都是從文義出發,並以「文義可及的範圍」為限制,亦即,在此對法律的解釋是指:

在文義範圍內依適用時的客觀狀況闡明法規

而超出文義範圍的解釋,可能是「法之續造」或是可以指責為「逸脫法條文義」的不合法的解釋,但這二者在區分上有時會有陰影地帶,但由於不是本文的核心內容所在,就留待下次再敘。

由文義作為法律解釋的開端與終界可知,「文義解釋」顯然是一切法律解釋的開始,而所謂「文義解釋」,所指的是:

由文字表面的意思來理解法條規定

在方法論上的討論中,文義解釋的過程又可分為三個層面:文字、字義與解釋的結果。

在文字的層面上,我們要考慮到法條文字所使用的是「日常用語」或是「專業用語」,若是前者,則以社會通用的文義為依歸;若是後者,則應以立法當時所設定的內涵為準,例外可採取其他的內涵,來判斷合理的解釋結果。

字義的層面我們則關心文字本身具備的兩種性質,即「多義性」(或歧義性)與「模糊性」,前者意指文字本身可能有多種解釋結果;後者則指向文字本身可能無法指涉確定事物。

最後,則是關於解釋的結果,對於條文的文義解釋,可能會有三種結果

1.當前案件屬於系爭規定的範圍內

2. 當前案件不屬於系爭規定的範圍內

3.是否屬於系爭規定的範圍內尚屬不明確

1.跟2.分別指的在解釋後對該案件能否適用該法條得出的正反結論,3.則比較棘手,對於3.,我們就得考慮其他出路,也就是進一步考慮要不要對法條文字進行「擴張解釋」與「限縮解釋」:

「擴張解釋」:將文義推至最大範圍

「限縮解釋」:將文義可能及之範圍除去

簡單來說,擴張與限縮解釋其實是一種價值判斷,當我們得出對法條的解釋結果時,對於能不能適用到當前案件可能會產生一種疑慮,也就是,「如果適用的話是不是會產生不合理的結果」,基於這個對結果合理與否的判斷,我們可能會採取限縮解釋,也就是把當前案件這種類型排除在該法條適用範圍外;或者可能採取擴張解釋,把該案件納入法條適用範圍之內。

 

進一步的法條解釋

在文義解釋的基礎上,我們對法條的解釋還有其他的方法,分別為「系統解釋」、「目的解釋」與「歷史解釋」。這些方法的使用並不是單一的,而是多元的運用,並比較各個解釋方法所得出的結果,選擇最為合乎適用於該案件的結果。

系統解釋(或稱體系解釋)

「系統解釋」意指從法秩序的形式結構與內含的價值來了解系爭規定。

系統解釋將法秩序區分為外部系統與內部系統,外部系統便是法秩序的形式結構,例如法律位階、特別法與普通法的關係等;內部系統則是法規範所蘊含的價值判斷,例如民法所蘊含的價值之一,即「保障交易安全」。原則上,在系統解釋中,當從內部系統出發的解釋與外部系統矛盾時,會以內部系統為準。

目的解釋

「目的解釋」則是指從規定本身的制定目的、立法目的來對法條進行闡釋,其根本的假設是認為「規定是達成某項目的的手段」。

在操作上,關於立法目的可能會有兩種形態,其一是「立法當時的目的」;其二是「適用當時所認為該法規應有的目的」,這兩者都是實際操作時會參酌的目的觀,並且以立法當時的目的為優先。再者,除了立法目的外,目的解釋也會要求我們參酌法理念一般的目的。

歷史解釋

「歷史解釋」要求我們從該法條制定時的歷史背景來了解其內涵,而這個歷史背景便是所謂「立法者原意」。

所謂立法者原意,意指整個立法機關在進入最終制定該規則時的意見。歷史解釋對於我國保守的司法實踐來說,是最為正統的解釋方式之一,也是少數能在法條中被明白承認的解釋方法,不過,對歷史解釋的批評也不少,最常聽到的批評是,認為歷史解釋所需要的立法者原意的探求,經常是欠缺足夠資料來佐政的,從而,歷史解釋有時會被認為是一種「拿立法者當神主牌」的解釋方法,因為當法官宣稱他對法條的解釋結果是基於歷史解釋時,無異於是在宣稱他的這種解釋是獲得立法者背書的,同時也宣稱了其解釋合乎權力分立的政治道德價值,但立法者原意如何探求?探求得到的立法者原意是真實的嗎?這些問題卻經常被忽略,因此,歷史解釋雖然看似客觀,卻可能也是一種價值判斷。

結語

法學方法論是法學中淵源流長的一項學問,法律的解釋更是其中重要的一環,其實法律解釋的方法,被認為是來自教會為解讀聖經的所發展出來的釋義學方法,不過時至今日,法學已自成一格,並透過法律的解釋來讓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能夠與時俱進的解決我們所面臨的各式案件,但與此同時,不能忽略的是,法律的解釋終究要以文字所能到達的範圍為界,若解釋的結果終究無法適用於系爭個案,要不就是存在法律漏洞,不然就是不存在可適用的規定,千萬不可只為了堅持適用某條法律而逾越了界限,這不僅會造成法秩序的不穩定,同時也是權力分立所設下的限制。

 

 

 

廣告

One thought on “條文會說話-關於法律的解釋

  1. 我這半個法律人(只完成學校課程)嘗試理解方法論都挺吃力(應該是我不用功),關於法律的解釋,如果有舉例的話應該更能幫助理解,法學的教育究竟是什麼?我想不該只是讓我發言前斟酌選字與潤飾語句而已吧 : )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