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力對於理解法律來說扮演什麼角色?

sanction.010

 

A:法律一定要有制裁在內嗎?

B:廢話,當然啊~

A:你確定?(挑眉)

法律一定要有制裁嗎?這個看起來有點「不太尋常」的問題,其實受到很多理論家的討論與關注,其核心問題在於:若法律必然與強制力間存在某種關聯,這種關聯是什麼?是概念上必然的關聯嗎?

另外,關於法律與強制力間的關係,我們之前有談過一些(還有這個),本文在這裏首先做了一些簡要地整理,並且補充上了哈特對法律與強制力間關係的獨特觀點。

法律與制裁間的概念上必然關聯

對於理解法律的概念,有兩個問題是重要的,其一是法律的本質是什麼?再者則是去問法律與其他類似的社會現象或制度間的區別何在?對這兩個問題的回答,有一種常見的看法認為法律在概念上具備制裁(sanction)或強制力(coercion),而強制力也是區別法律與其他社會現象的關鍵,而主張法律與強制力間有概念上必然關係的代表人物,例如我們先前提到的奧斯丁(John Austin),他認為法律是一種命令,而且:

命令之所以可以與其他欲望的表達區分開來,並非在於欲望的表達形式,而是本於命令之一方為了避免其欲望不受服從,所施與惡害或痛苦的力量或目的。若你無法或未能基於避免我不服從你的願望而傷害我,那麼你的願望的表達就不是命令,即使你使用命令式的詞語表達你的願望亦然。

此外,當代著名的法理學家拉茲(Joseph Raz)也持相同的看法:

關於法律有三個最為普遍且重要的特徵,即規範性、制度化與強制性。在其中規範性是服務於,或意指服務於作為指引人類的行止。在其中制度化則是其(按:指法律)應用與調整來在相當大程度上由一個建制加以運作或規範。而強制性在其中則是指服從於它,以及其應用可以內在的獲得保證,並終局的來自於力量的使用。

奧斯丁跟拉茲都認為,法律的概念必然包含了強制力,因為強制力作為法律獲得服從的一個重要的機制,是每一個法律體系都必須具備的要素,然而,這種雖然符合許多人對於法律的想像,卻引發了其他理論家的質疑。

 

對法律的理解必然要參照強制力嗎?

對於法律與強制力間是否存在概念上的必然關係,理論家們挑戰這種主張的策略基本上兩種,其一是認為這種主張誤解了法律與強制力的關係;其二則是認為法律與強制力間的關係只是某種自然的必要性而已。

富勒:這是對法律與強制力的關係的誤解

美國法學家富勒(Lon Fuller)持第一種策略,他認為把法律跟強制力緊密關聯起來的理論混淆了我們對法律的清晰理解,更進一步,富勒認為這種理論源自於兩個論點:

1. 第一個論點認為一套法律體系如果允許自身受到非法暴力的挑戰,便會失去其實際效力。
2. 第二個論點則指向強制力的使用與司法機關的關係,正是因為強制力的使用最終是由法律部門所發動,使得人們傾向於認定法律等同於強制力的使用。

對於第一個論點,富勒反駁道,即使社會上必須存在某種常規機構,以便在必要時使用強制力或暴力來支援法律,也不能證明強制力的使用或潛在的把暴力當成法律的必要條件的想法是正確的,畢竟法律為了實現其目的而必須去做的事情,和法律本身是完全不同的,就像是做科學實驗必須使用度量衡,但我們並不會認為科學的定義必須包含度量衡在內;至於第二個論點,富勒認為這種基於司法部門與強制力的親近性,進而把法律與強制力等同的看法,源自於我們對原始社會的理解與想像而來,因為在這種社會裡,法律的發展乃是為了限制或防止私人間的暴力。

富勒進一步問道,如果我們把強制力視為法律概念的重要特徵,那麼強制力到底意味著什麼?假設有一個神權社會,神的處罰與地獄的存在已足以確保人們服從法律的話,這是不是一種「強制力」?如果我們同意這是一種「強制力」的話,那麼我們對於強制力的定義就會大大擴張,既然連難以證明的地獄都可以被當作是暴力威脅或強制力的話,那麼這些主張法律與強制力間存在概念上必然關聯的理論,充其量只是提醒了我們一件事,就是法律制度需要在我們實際的社會生活中取得某種最低限度的成效,無論這種成效的基礎是什麼,易言之,法律制度需要取得最低限度的服從,而取得服從的手段,並不一定非得透過強制力不可。

哈特:法律與強制力間不是概念上必然,而是自然上的必然

英國法理學家哈特(H.L.A. Hart)則主張第二種策略,他認為法律跟強制力間不是因為二者有「概念上必然性」,而是「自然的必然性」(natural necessities)。

哈特認為基於人類的脆弱、彼此間的在力量上的近乎平等、有限的利他主義、社會資源的有限性以及有限的理解力與意志力,人類為了保障自己的生存與財產,大多會自願在強制體系下相互合作、自制,不過,除了彼此能相互監視自制的很小型的社會外,一般規模的社會若是沒有強制性的組織來規範心存僥倖、只顧滿足私利的人,那麼遵守這個社會的規範將會是很愚蠢的事情,於是乎,哈特認為:

我們需要「制裁」,不只是作為服從的動機,同時也是個保證,讓那些自願守法的人不會被那些不守法的人犧牲掉,若是沒有這保證,守法就有變成弱肉強食的危險。因為有這樣持續的危險,所以理性要求的是在強制體系中的自願合作。

哈特認為,透過這種方式來解釋法律與強制力的關係,對於「是否每一個法律體系都必定會提供制裁這一傳統問題」可以帶來新的理解,特別是這使我們不再需要在「法律、法體系這類用語必然指涉了制裁的存在」(類似奧斯丁的說法)與「事實上大多數法律體系都提供制裁」(類似凱爾森的觀點)這兩種觀點間選邊站。

總結來說,對哈特而言,制裁與法律的關係只是人類社會發展下,為了保障人們的生命、身體與財產而自然發展出來的,並不是法律在概念上就必然要包含制裁。

 

結語

法律與制裁或強制力間到底是什麼關係呢?這個問題或許多社會上很多人來說是一種未曾考慮過的問題,我們都自然而然地認為,法律本身就是包含了制裁在內,法律的存在就是一定會用制裁來強迫我們做某些事,或者我們也會聽到有人說法律本身就是暴力,甚至像是常聽到的「亂世用重典」、「嚴刑峻罰」這類用語裏頭也都暗示了法律與制裁間緊密難解的關聯,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法律與制裁間的關係被自然而然、毫不猶豫地接受了,但法律的概念裡到底是不是真的跟制裁間存在這麼緊密必然的關係呢?卻很少受到人們的關注,困擾了數代的理論家,直至目前,依然沒有結論。

最後來工商服務一下,花惹法理學參加了台灣部落格大賽,還請大家移駕到:http://blogawards.tw/competitor,幫我們投投票唷!謝謝大家的支持!

 

 

Reference

H.L.A. Hart, The Concept of Law
John Austin, The Province of Jurisprudence Determined
Joseph Raz, The Concept of a Legal System
Lon Fuller, The Morality of Law

廣告

One thought on “強制力對於理解法律來說扮演什麼角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