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還要讀奧斯丁?

austin-001約翰・奧斯丁(John Austin)是十九世紀的法學家,在生前出版的唯一著作《法理學範圍之確定》(The Province of Jurisprudence Determined)中,他認為法律是一種「由政治上位者(主權者)對下位者發佈的以制裁為後盾的命令」,後世稱之為「法律命令論」(The Command Theory of Law)。

這套理論流傳至今,受到的批評與攻擊從沒少過,例如,現在的讀者與研究者比較熟悉的哈特,他對奧斯丁的批評廣為流傳,儘管哈特並沒有直言他攻擊的是奧斯丁的理論,而是一種「奧斯丁式」(Austin-like)的理論,但許多教科書都認為哈特的攻擊完全適合奧斯丁在文本中提出的論點,並認為近半世紀以來對法律命令理論的嚴厲攻擊,已經讓該理論陷入困境。

奧斯丁的理論已經窮途末路了嗎?

概括地來說,奧斯丁的法律命令理論的核心概念是:命令(command)與主權者(sovereign)。

1. 法律是一種命令:即由政治上位者(主權者)對政治下位者(被統治者)發佈的以制裁為後盾的要求。
2. 主權者作為法律發布者的角色:儘管被統治者有服從於主權者的習慣,但主權者本身並不習慣於服從任何人。

這兩項命題共同構成了法律命令論的核心,許多理論家對於這套理論的評價認為,儘管簡明,但卻存在著諸多令人難以接受的問題。

法律命令論「扭曲」了我們對於法律現象的正確理解。舉例來說,法律命令論有混淆了「有義務做某事」(have obligation to)與「被迫做某事」(oblige to)的分別;再者,法律命令論縱使能夠解釋刑事法律,卻無法說明許多以賦予權利為目的的民事法律規範,因為這些賦予權利的規範中並不存在制裁。

再者,奧斯丁對於主權者的看法,也存在著許多問題,其中最常被討論的是「連續性」(contiuenity)的問題。當一位國王駕崩時,在法律命令論下,是否意味著他先前所頒布的法律盡歸無效?還有,在新國王上任的當下是否存在任何有效的法律?畢竟這時候還沒有人「習慣性」的服從他,他頒布的法律還是法律嗎?此外,奧斯丁定義的主權者概念難以解釋如今的民主政體,雖然他在《法理學範圍之確定》一書中說當時的美國主權者是全體美國公民,但問題在於,奧斯丁定義的主權者不習慣於服從任何人,這意味著主權者是超越於法之上的,但美國公民卻依然受到法律的拘束,這樣的矛盾便讓理論家們感到困惑不已。

總之,以上初步對法律命令論與其批評的概括,所要說明的,乃是法律命令論儘管曾風光一時,但歷經長期的研究與批判後,許多學者認為這套理論已經失去可靠性,基本上現代的法理論學者幾乎沒有人採取奧斯丁的理論了,甚至有認為這套理論已經完全被擊敗了,連討論都沒必要。

若是如此,那如今研究奧斯丁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現在的我們還要讀奧斯丁?

讀奧斯丁,我們還有這些理由

Wilfrid E. Rumble認為,儘管奧斯丁在現代法理學中不再佔有統治性地位,但研究奧斯丁的理論對認識與深化法理學依然具有重要的價值。他認為研究奧斯丁我們至少有以下的幾種理由:

1. 奧斯丁理論乃是法理學現今發展的基本背景

儘管不是每個人都會支持這項理由,但幾位著名的現代法理學者倒是極為認真的看待奧斯丁的理論,甚至感到有義務去說明奧斯丁的論點。

比方說,當代最為有影響力的兩位法理學者—哈特(H.L.A. Hart)與德沃金(Ronald Dworkin),前者在其代表作*法律的概念(The Concept of Law)*中,安排了三個章節的篇幅來討論一種類似奧斯丁理論的法理論形式;後者作為反法實證主義代表人物,也以同樣的態度處理奧斯丁的理論。年代更近一點的理論家,如夏皮羅(Scott Shapiro)在其代表著作*Legality*中,也以一個章節的篇幅說明奧斯丁的論點,凡此種種,都可以視為奧斯丁理論在現今法理學發展過程中所帶有的不可忽視的重要性。

2. 奧斯丁理論具有實質價值

奧斯丁在法理論上所設定的目標,乃是澄清關於法理學與法體系結構的基礎概念

會以此為理論目標,是因為奧斯丁認為,關於法律的錯誤或含混的觀點已經廣為流傳,而這些錯誤的概念與欠缺明確性的問題將對法理論與法律實踐帶來潛在的危害。對此,奧斯丁所帶來的解方就是,提出一組關於瞭解與研究法律的融貫(coherent)且易懂(lucid)的觀點。

Rumble認為,這並不是在暗示我們滿足於奧斯丁的分析,而是奧斯丁意圖解開法理學這門「神秘科學」(the mysterious science)的努力所帶來的,乃是一項令人印象深刻的人類智慧成就-而奧斯丁所意欲做到的「概念清晰」(conceptual clarification)的目標,便是他所遺留下來最為有價值的成就。

3. 奧斯丁理論具有法哲學教育上的價值

奧斯丁曾說自己若有什麼特別適合的智力上的行業,那就是「解開繩結」(untying knots),可見他對自己在澄清混淆的、歧義的概念上的能力頗為自豪,而這也意味著,他能夠快速的解釋複雜的細節與大量的分歧。

儘管現在來看,奧斯丁對法體系的分析在許多面向上或許都不被接受,但對其理論的仔細檢驗依然可以為我們帶來諸多啟發。這激勵了學生,即使不去發展自己的理論,也應該盡力釐清法理學中最基本的問題,Rumble認為這樣的經驗是有益的,就算學生最後給出的觀點是如何與奧斯丁相悖亦然。

對奧斯丁理論的仔細研讀所能帶來的益處,正如彌爾(John Stuart Mill)所說的,對於想要發展精準思想這門困難的藝術來說,這是無價的。梅因(Sir Henry Maine)也評論道「不僅僅有最小的必要去全盤接受偉大作者(如邊沁羽奧斯丁)的結論,也有最強烈的必要去知悉這些結論是什麼。就算沒其他目標,對於澄清一個人的腦袋來說也是不可或缺的。」(註解1)

4. 奧斯丁理論對於法實證主義的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儘管法實證主義傳統開枝散葉,發展出多種不同的詮釋,但法實證主義者們都共享著一組特定的觀點。這種說法並不是在說法實證主義是一門統一的思想學派,而是意圖指出「法實證主義」這一類別所帶有的一種顯而易見的思想模式,這至少包括了兩項特定的主張:

  1. 關於法律實證性的信念:法律是一種被人類創造、頒布的產物,亦即,「法律是被創造的,而非是被發現的」(Law is made rather than discovered)。
  2. 關於「法律是什麼」(law as it is)與「法律應該是什麼」(law as it ought to be)的尖銳區分:儘管法實證主義者們對於這些區分仍有些爭執,但他們共享的觀點是,法律的有效性或存在並不依賴於它與「法律應該是什麼」之間是否存在一致性,也就是說,對法實證主義者來說,所有的法律都來源自人類的實踐以及關於社會統治的決定,而與理想的道德觀念沒有必然的關連。

對法實證主義的這般觀念暗示了一件事,那就是法實證主義與分析法理學間並不存在必然的聯繫,分析法理學僅僅是一種研究法律的「方法」(註解2),它也能被用於不同的非法實證主義論點上,正如Summers所說的,「邏輯上來說,一位學者可以從事分析工作而不需要擁護任何實證主義學說」。法實證主義者同樣可以採取社會學的、倫理學的或其他非分析取徑來研究法律,同時,許多法實證主義者選擇擁護分析法理學,不單單是奧斯丁,還包括了二十世紀重要的法實證主義者,如哈特與凱爾森(Hans Kelsen)。

儘管他的理論主要從霍布斯(Thomas Hobbes)與邊沁(Jeremy Bentham)那裡獲得靈感而非僅憑一己之力,但奧斯丁的理論在許多意義上都是英美法理學在十九世紀所達到的最好的理論表述,就算現代的法實證主義者大多不再接受他對法律、主權者與法律義務的概念。然而,現代法實證主義者們傾向於同意奧斯丁所說的「法律是創造而非發現」的主張,也共享了他所強調的分析法理學的巨大價值以及清楚區分「法律是什麼」與「法律應該是什麼」的論點。在這個意義上,現代形式的法實證主義或許可以被詮釋為是一種奧斯丁傳統的延續。

5. 奧斯丁法哲學理論對英美法理學與法學界的巨大影響

雖然近數十年來,哈特的法理論取代了奧斯丁的法理學,成為英美法理學界最為璀璨的一顆星,但誠如哈特所評論的:「顯然的,在他死後數年,他的作品奠定了英國的法理學研究。如今很清楚的是,奧斯丁對於英國在該主題(指法理學)上的發展,有著比任何其他作者更重大的影響。」(註解3)

奧斯丁的理論對於形塑後來的英美法理學發展有著高度的重要性,儘管在邊沁的〈論一般法律〉(Of Law in General)出版後,奧斯丁理論的原創性顯然打了點折扣(註解4),但這並不因此否定了奧斯丁傲人的學術成就,畢竟說到底,他不是邊沁的影子,他在許多論題上反對邊沁。奧斯丁的成就來自於他從政治與哲學面向綜合霍布斯、洛克、邊沁等人的學說,並以精準的分析加以重述,為英美法理學界帶來新的氣象。

不僅僅是學界,奧斯丁的法理學理論對於英美法律實務界帶來的影響同樣不容小覷。美國法律現實主義代表人物之一的霍姆斯法官(Oliver W. Holmes)與格雷(John Chipman Gray)都曾仔細的研讀過奧斯丁的著作,德沃金也曾評論道,「在一種或他種形式上」,奧斯丁的理論「被那些持有法理學觀點的實務與學術法律人所接受。」

結語

從理論史的角度來看,奧斯丁肯定是法理學史上無法忽略的一位人物,他的理論奠定了法實證主義的基本結構,無論是德沃金清楚指出的法實證主義「系譜學」,還是作為法實證主義核心的分離命題,再再都有奧斯丁理論的影子存在。

不過,奧斯丁之所以能在法理學史上佔有如此重要的地位,還是多少與時勢有關。儘管我們現在對奧斯丁理論表達如此的尊崇,但其實在奧斯丁生前,他的理論雖然受到同時代的彌爾等名人的讚賞,但實則並沒有受到太大關注,不僅學術生活也沒什麼巨大的成功,在社會生活上,比起他的好友邊沁,他的名譽與受到的關注顯然少得多。奧斯丁的遺孀沙拉・奧斯丁說,她丈夫的一生就在「陰影中度過」(passed in shade),所幸後來奧斯丁的理論被研究古代法聞名的大師梅因看見,雖然梅因並不認同奧斯丁的論點,但也因此讓奧斯丁的著作重新被人們看到,影響了接下來整個英國法理學的發展。

在筆者曾經上過的課程中,有老師曾提到,通過閱讀奧斯丁的著作(基本上是指《法理學範圍的限定》)一書,將能夠從中體會到,法實證主義的主要結構與命題在這本書中就已經有了相當的論證,某個意義上,後來的法實證主義有許多論點都可以被視為是奧斯丁理論的變形或轉化。

如今的我們經常把奧斯丁的理論視為一種早已被拋棄的理論,哈特的法理論則以一種更為巨大、可敬也複雜的樣貌取代了奧斯丁。當我們回過頭去重新閱讀奧斯丁,不單是那種哈特所極為讚揚的「簡明」(clarity)的優點,更看到了一種極為深思熟慮的精準的分析與思考。正如哈特所說的,「就算錯了,也是錯的明明白白」,這種「美德」體現了一位深思熟慮的哲學家的風範。

或許,英美法理學在某些範圍內依然沒有辦法完全屏棄奧斯丁,就像如今的我們在政治哲學、倫理學中依然無法擺脫邊沁一樣,閱讀奧斯丁不只是一種崇古的情懷,而是開啟一次重省與思考的旅程。

參考資料

  1. Austin, John. Wilfred E. Rumble ed. 1995. The Province of Jurisprudence Determined.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 Austin, John. H.L.A. Hart ed. 1998. The Province of Jurisprudence Determined and the Uses of the Study of Jurisprudence. London: Weidenfeld & Nicolson
  3. Hart, H.L.A. 1982.  Essays on Bentha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4. Murphy, G. Jeffrie and Coleman, Jules. 1990. Philosophy of Law. Revised Edition. London: Westview Press.
  5. Rumble, E. Wilfrid. 1985. The Thought of John Austin.London: The Athlone Press.
  6. 顏厥安(1998),《論法哲學的範圍及其主要問題》,收於〈法與實踐理性〉,頁3-29。

 

註解

  1. 原文:There is not the smallest necessity for accepting all the conclusions of these great writers (i.e. Bentham and Austin) with implicit deference, but there is the strongest necessity for knowing what these conclusions are. They are indispensable, if for no other object, for the purpose of clearing the head.
  2. 也就是說,過去曾有將法實證主義與分析法理學相關聯的誤解,認為分析法理學家都是法實證主義者,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3. 原文:”within a few years of his death it was clear that his work had established the study of jurisprudence in England. And it is now clear that Austin’s influence on the development in England of the subject has been greater than that of any other writer.” See H.L.A. Hart, Introduction, The Province of Jurisprudence Determined and the Uses of the Study of Jurisprudence, xvi.
  4. 哈特甚至認為,如果邊沁生前有出版〈論一般法律〉一書的話,奧斯丁或許就不會那麼有名了。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