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彌爾(二)-表裏一致的自由論(一)

WTF JRUIS BLOG PICS 2.001

在前一篇文章裡,我們看到,彌爾堅持將自由學說建立在效益主義上的做法,似乎帶領他的自由理論走向錯誤。理由在於,在效益主義傳統的觀點下,「自由之所以有價值,在於它是一種工具,而不是目的」(Berlin,1986:306),因此,要在排除外界道德考量的情況下,自由要作為一種權利而存在於效益主義之中是不可能的,帶來的後果就是十九世紀的主流看法認為,「他(彌爾)始終是一個不融貫且單純七拼八湊的思想家,在他的著作中找不到融貫的學說」(Gray,Smith,1991:1-2)。

但真的是如此嗎?從20世紀再度掀起的一波「彌爾熱」,許多研究者投身於對彌爾自由理論的再評價,他們發現,彌爾被過往的詮釋所曲解,彌爾其實是一位理論一貫且充滿想像力的思想家。

繼續閱讀 “兩個彌爾(二)-表裏一致的自由論(一)"

廣告

彌爾論國家與社會權力的危險

WTF JRUIS BLOG PICS 2.001為什麼在政治哲學或政治性議題的許多討論中,國家與社會總是被預設成了只會欺壓善良的東西?國家與社會的面貌即使不是惡霸,也是個亦正亦邪的雙面刃,其箇中的理由是什麼?

追根究底,這跟我們所認為的社會的「本質」是什麼有關。但我們往往對於「國家」、「社會」或「社會權力」(social power)的本質這件事情的討論卻相對缺少。簡單來說,國家與社會真的那麼可怕嗎?

繼續閱讀 “彌爾論國家與社會權力的危險"

為什麼我們還要讀奧斯丁?

austin-001約翰・奧斯丁(John Austin)是十九世紀的法學家,在生前出版的唯一著作《法理學範圍之確定》(The Province of Jurisprudence Determined)中,他認為法律是一種「由政治上位者(主權者)對下位者發佈的以制裁為後盾的命令」,後世稱之為「法律命令論」(The Command Theory of Law)。

繼續閱讀 “為什麼我們還要讀奧斯丁?"

法律與道德的四個問題

4qs-013

世界上存在著一些主張,例如:

  1. 為了維護社會秩序,法律應該要用來執行社會上大多數人肯認的道德規範。
  2. 某種行為如果是道德上錯的,那就足以正當化法律的干預。
  3. ……等等

這些主張所牽涉到的,乃是我們如何理解「法律、道德間的關係是什麼?」這一問題。

繼續閱讀 “法律與道德的四個問題"

條文會說話-關於法律的解釋

interpretation.008

我們寫過許多關於方法論的文章,這些文章的內容,基本上都是法律系學生們的「常識」,不過,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還沒說明,就是我們怎麼知道「條文在說什麼?」。對大多數非法律專業的人來說,法律人的工作不外乎「說文解字」(或指為是「玩文字遊戲」),這或許是個誤解,因為在方法論的層面上,要探求「法律文字的真意」並不總是那麼輕而易舉。

繼續閱讀 “條文會說話-關於法律的解釋"

從白紙黑字到現實生活-關於法律的適用

application.006

大家有沒有想過一件事: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是在什麼樣的方法下被運用到實際的生活情況裡呢?這個過程被稱作是「法律的適用」,法律適用是法律系教學的核心部分之一,無論學習的是哪一部法律,最根本要蹲好的馬步就是懂得法律的適用,或者很多人會直接專技的稱之為「涵攝」,不過,雖然如此,矛盾的卻是,當我們真的問起「法律適用是件什麼樣的事情?」的時候,大多數人大概會記得教科書上寫的:「在法條與事實間目光反覆往返」這樣的句子,至於具體來講是什麼,可能就不一定那麼清楚了。

繼續閱讀 “從白紙黑字到現實生活-關於法律的適用"

兩個面向的混淆-有效性與實效性的區分

validityandefficacy.003(ver2 修訂一些文句,以及修正開首圖片)

A:哭哭被開罰單又被警察訓了一頓,可是夏天戴安全帽很熱耶,我到底是為什麼應該要遵守交通規則啊?

B:根據我的統計,沒戴安全帽騎這條路被警察抓的機率高達百分之六十耶,根據這個數據我可以直接推論:「應該要遵守戴安全帽的交通規則」,懂沒?

C:這句話有點怪怪的內(搔頭)~

「因為會被抓、被罰,單純基於這個,所以就應該要遵守什麼什麼」這句話在我們的生活中經常出現,就像是許多人面對法律規則時,會認為「為什麼要遵守法律?因為不遵守會被處罰啊那麼簡單」,如果這種推論中沒有潛藏其他前提的話,那麼這類看似稀鬆平常的話語,其實混淆了法律的兩個面向,這個混淆引致的是在推論上的謬誤,以下,就是對這個問題的說明。

繼續閱讀 “兩個面向的混淆-有效性與實效性的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