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文會說話-關於法律的解釋

interpretation.008

我們寫過許多關於方法論的文章,這些文章的內容,基本上都是法律系學生們的「常識」,不過,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還沒說明,就是我們怎麼知道「條文在說什麼?」。對大多數非法律專業的人來說,法律人的工作不外乎「說文解字」(或指為是「玩文字遊戲」),這或許是個誤解,因為在方法論的層面上,要探求「法律文字的真意」並不總是那麼輕而易舉。

繼續閱讀

從白紙黑字到現實生活-關於法律的適用

application.006

大家有沒有想過一件事: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是在什麼樣的方法下被運用到實際的生活情況裡呢?這個過程被稱作是「法律的適用」,法律適用是法律系教學的核心部分之一,無論學習的是哪一部法律,最根本要蹲好的馬步就是懂得法律的適用,或者很多人會直接專技的稱之為「涵攝」,不過,雖然如此,矛盾的卻是,當我們真的問起「法律適用是件什麼樣的事情?」的時候,大多數人大概會記得教科書上寫的:「在法條與事實間目光反覆往返」這樣的句子,至於具體來講是什麼,可能就不一定那麼清楚了。

繼續閱讀

兩個面向的混淆-有效性與實效性的區分

validityandefficacy.003(ver2 修訂一些文句,以及修正開首圖片)

A:哭哭被開罰單又被警察訓了一頓,可是夏天戴安全帽很熱耶,我到底是為什麼應該要遵守交通規則啊?

B:根據我的統計,沒戴安全帽騎這條路被警察抓的機率高達百分之六十耶,根據這個數據我可以直接推論:「應該要遵守戴安全帽的交通規則」,懂沒?

C:這句話有點怪怪的內(搔頭)~

「因為會被抓、被罰,單純基於這個,所以就應該要遵守什麼什麼」這句話在我們的生活中經常出現,就像是許多人面對法律規則時,會認為「為什麼要遵守法律?因為不遵守會被處罰啊那麼簡單」,如果這種推論中沒有潛藏其他前提的話,那麼這類看似稀鬆平常的話語,其實混淆了法律的兩個面向,這個混淆引致的是在推論上的謬誤,以下,就是對這個問題的說明。

繼續閱讀

他們哪裡類似啦~-關於類推適用及其爭議

analogy.069

A:大眼怪跟三眼怪有什麼差別?

B:這差多了好嗎?

A:那三隻大眼怪可以變成一隻三眼怪嗎?

B:當然還是不行啊啊

對於某些人來說,什麼大眼怪、三眼怪的,都是一樣的東西啦,雖然明眼人(例如我們這些從小看卡通長大的人)可以很快地察覺出差別,但是從某個角度來看,其實兩者是有點相似的,而這個「相似」(similar),在法學領域中,便成了另一個有趣的問題,今天我們就藉由(歐陸法系)法學方法論中的「類推適用」,來考慮何謂「相似」。

繼續閱讀

法官可以解釋法律嗎?-正當性的辯論(一)

judges and law.064

法官可以解釋法律嗎?這個問題即便是現在仍不免讓人感到有些困惑,因為法律是由具備民意正當性的立法機關依據相關程序制定的,但法官不是選舉而來的,即便是我國的大法官也只有間接由立法院同意而已,那麼我們讓沒有民意正當性的法官解釋法律、詮釋法條的內容為何,不是很奇怪嗎?如果法官對法條的解讀超出立法者的本意的話,法官不就是以司法權僭越了立法權、破壞了權力分立了嗎?諸如此類的問題,困擾著許多法學家,其核心就是在問「沒有民意正當性的法官能否或者說在什麼程度上能夠解釋法律」的正當性問題,以下我們就來談談這個正當性的辯論。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