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彌爾(一)-一個不一致的思想家?

Mill1.001

在約翰・斯圖亞特・彌爾(John Stuart Mill)著名的〈論自由〉(On Liberty)一文裡,他堅持將一種自由優先性的論證建立在效益主義基礎上:

對於任何與效益完全無關的抽象權利概念,即使有利於我的論點,我也一概棄而不用,因為我把效益視為一切倫理問題上的最終歸宿。

但有趣的是,效益主義本身似乎不太歡迎他的看法,或者說,以邊沁(Jeremy Bentham)與奧斯丁(John Austin)這兩位著名的效益主義者的理論來看,自由並沒有彌爾所以為的那麼了不起。

繼續閱讀

廣告

回顧同志人權的一次勝利-英國沃芬登報告

wolfenden-014同性婚姻合法化議題近年來成為台灣討論極為熱烈的公共議題,正反論述頻繁的交鋒-不過,衡諸人類歷史,我們並不是唯一在同性戀議題上爭吵的國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爭論同性戀合法化的國度。

在歷史的洪流中,有一份歷史文件在台灣這場同性戀人權討論中或許仍有一顧的價值。在英國,男同性戀行為曾經是刑法上的重罪,這項刑事罪名持續到1967年以後才開始逐漸的脫離刑法規範,而這段同性戀犯罪除罪化的過程中,發揮重要影響力的,是首次出版於1957年的官方調查報告-〈部門委員會關於同性戀犯罪與性交易之報告〉,人稱〈沃芬登報告〉。

這是一份在英美開啟同性戀人權新頁的歷史文件,不僅僅影響了英國,也影響了美國、加拿大等國家對同性戀行為的法律規範,儘管其中有些看法可能不為現代人所接受,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份報告的許多觀點跳脫於其時代的限制,也跳脫於所謂「大眾意見」的窠臼,真正的面對了「法律的角色是什麼」或是「法律的限度是什麼」的問題,在某個意義上,這也正是我們這個時代所遭遇的難題。

繼續閱讀

「斷開鎖鏈!」-邊沁與法律的除魅

unlock.012

對很多人來說,法律或其他社會制度是一種充滿神秘的存在,你只能選擇敬畏,並抱持著沒有人應該反對任何既存的法律的態度,甚至認為既存的法律或社會制度裡頭有著某種你不可改變與質疑它的理由。這種觀點,我們暫且稱它為「神秘化的觀點」,它很顯然的包含著一種信念,那就是相信法律與其他社會制度的無限複雜、難以理解,並且是一種不能克服的自然事實,如果有人反對或想改革這種長期存在的制度的話,社會就會有崩潰的可能。

繼續閱讀

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

WTF JRUIS BLOG PICS 2.011

本文首刊於 法律白話文 Plain Law Movement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甚至偶而會看到有人會用這句話來形容遵守法律的重要性,但即使是法律系學生可能也有不少從入學到畢業都沒有懷疑過這句話的真正意涵是什麼。

「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來自法學家耶林內克(Georg Jellinek),惟囿於作者對耶林內克理論的有限理解,唯恐不能將耶林內克的論點說的準確透徹,因此,本文的討論將跳脫耶林內克論述此言的脈絡,轉而針對普羅大眾所認識到的「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的一般性意涵作另一番澄清與詮釋。

因此,我們的問題毋寧是「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到底意味著什麼?是指法律是道德的一部份嗎?還是說服從法律本身就是在遵守道德的要求?若是如此,我們如何在理論上合理說明這件事?我們可以就新自然法論者富勒(Lon L. Fuller)對法律與道德所作的一組有意義的對照,來為「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提供一種理解的方向。

繼續閱讀

強制力對於理解法律來說扮演什麼角色?

sanction.010

 

A:法律一定要有制裁在內嗎?

B:廢話,當然啊~

A:你確定?(挑眉)

法律一定要有制裁嗎?這個看起來有點「不太尋常」的問題,其實受到很多理論家的討論與關注,其核心問題在於:若法律必然與強制力間存在某種關聯,這種關聯是什麼?是概念上必然的關聯嗎?

另外,關於法律與強制力間的關係,我們之前有談過一些(還有這個),本文在這裏首先做了一些簡要地整理,並且補充上了哈特對法律與強制力間關係的獨特觀點。

繼續閱讀

雋永的「實用」辯論 - 念法理學為了什麼?

whystudyjurisprudence.001前些年以前,在日本一度有人倡導著「數學無用論」,其論點在於「那些我們在學校學的數學,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除了加減乘除之外,在社會上、工作上與生活上幾乎沒有什麼用處」,那麼與其讓大家在學校(尤指基本的國中小教育)學這些「沒有絲毫用處」的數學,不如就只要教學那些生活必需的四乘運算就好,其他的代數、三角函數云云的就留給那些需要的人另外去進修就好。

繼續閱讀

法的治理是可能的嗎?-霍布斯的挑戰

hobbes and the rule of law.071

關於「法治」(the rule of law)的基本概念我們已經談了很多,基本上我們所談的內容,主要是認為法治作為對國家行為所事前設定的一個正當性標準,有爭執之處只不過是關於這個標準的內容為何各持己見罷了,不過,事情並非總是那麼美好,霍布斯(Thomas Hobbes)點出了「法治」裡的一個重要問題,亦即,如果我們要將主權者放置在法律之下,那麼不們就不得不再設一個凌駕於主權者的審判者,又為了將審判者放在法律之下,我們又得設置另一個更高的審判者,以此類推,我們將永無止境的循環下去,這個論證對我們當前認為理所當然的法治理念帶來一定的挑戰-法治會不會只是我們徒勞無功的想像而已?

繼續閱讀

我們把每個人都算進去囉~-效益主義平等觀的缺陷

everyoneiscounted.070

政府:因為利大於弊,所以我們要這樣辦啦~

A:不行,你可沒有先問過我

B:也沒有問過我

C, D, E, F…..:還有我們,政府必須平等考慮到我們啊

政府:我應該有吧?

到底有沒有?這種說法到底可不可信?這就是我們今天的主題,即追求利大於弊的效益主義能否「平等」的對待每個人呢?效益主義者認為當然必須要平等考慮到每個人才能正當化一個政策呀-特別是那些限制人們自由的政策,但是這可能嗎?

繼續閱讀

無論是對的還是錯的,都不可以禁止!-彌爾與思想言論自由

millandspeech.062

「濫用言論自由,逾越法律分際,違反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真諦;而網路言論失控,更會成為破壞法治的犯罪天堂。」

言論自由(Freedom of speech)作為民主社會一項重要權利,社會有沒有權力要求以法律管制?或者以國家公權力進行壓制?如何壓制?什麼類型的言論應該被限制?這種種的問題,持續困擾著無數的理論家,對於要管制或者不應該管制的辯論更是從來不在政治圈中缺席。

繼續閱讀

主張的混淆與對他人生活方式的蔑視-討論婚姻平權反對者的幾個主張

prejudice1.061

這幾天在審議婚姻平權法案,某立法委員說的話,非常的神奇,以至於一直以來都不在風頭上做議題討論的花惹法理學也想說個兩句,在委員這兩天的說法裡頭基本上有三種主張,扣掉典型的「同性婚姻合法化會衝擊傳統倫常」的說法(這已經足夠多人反駁了),我挑另外兩個主張來談談。

繼續閱讀